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熱點關注案件關注

ofo第三次因拖欠貨款被訴 審判期間卻根本沒去人

中安在線   2018-09-14 09:26:00   來源:中國之聲     編輯:王騰飛

資料圖:ofo小黃車在一展會上展示。 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日前,因『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百世物流科技(中國)有限公司將ofo小黃車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起訴至杭州市濱江區法院。13號上午9點,該案開庭審理。奇怪的是,作為被告方ofo並沒有露面,法院依法缺席審理。

百世物流:ofo整體拖欠了1400多萬

昨天上午,被告方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缺席庭審。審判長當庭宣布:『被告經本院送達開庭傳票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審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34條、144條之規定,本院依法公開審理。』

對於這一判定,審判長解釋說:『被告未到庭參加訴訟。但是他庭前就是向法院來打過電話,說會寄交書面的答辯狀,但是現在書面答辯狀還沒有收到。他如果寄來了書面答辯狀,就視為他是向法院做出了一個書面的答辯。

庭審中,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多萬元的運輸服務費用。當審判長詢問310多萬元費用如何計算得來時,原告代理律師表示:『這個費用是根據這份合同,是指乾線的運費,包含了2017年的8月份、9月份、10月份、11月份、12月份的費用。其中12月份的費用已經支付掉了,就是說這個(310多萬的)費用是包括2017年8月到11月期間的乾線運輸服務費用。』

此外,原告方代理律師還表示ofo方面整體拖欠了1400多萬:『我們有六個合同同時簽訂,不僅提供乾線,還有省內的運輸和倉儲服務等所有零部件的配送。』

百世物流方面還要求被告支付利息、證據保全公證費4000元,同時要求ofo方面退還10萬元運輸風險保證金。

ofo已因欠款第三次被供應商起訴

中國之聲梳理發現,這已經是ofo面臨的第三起供應商訴訟。8月底,因合同糾紛,上海鳳凰自行車起訴ofo要求其支付貨款6800多萬元。在此之前,ofo還曾因房屋租賃合同糾紛遭到武漢漢光谷創客街區管理有限公司起訴,根據今年7月24號做出的裁判顯示,法院凍結了東峽大通在北京某銀行的112.9萬元存款,凍結期限為1年。

這三起官司,歸根結底都是ofo拖欠款項引起的。盡管ofo官方一再對外表示,公司不存在資金鏈緊張的問題,但相關負面消息接二連三,這更讓社會質疑,ofo是否面臨資金鏈危機?

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關於ofo資金緊張、拖欠多家供應商貨款的說法,一直不斷,有媒體報道:知情人士透露,ofo拖欠了天津飛鴿約1億元貨款,拖欠富士達貨款超過3億元。深圳一些規模較小的自行車生產商,因ofo拖欠貨款,無力支橕運營,只能選擇倒閉。今年8月末,上海鳳凰也將ofo訴至法庭,要求賠付貨款6800多萬。

同時,ofo在海外的一些項目,也不斷被曝撤出或暫停。也許是為推動變現,ofo進行了一系列商業化探索,今年5月下旬,ofo開始發動員工售賣車身廣告:單個城市起售門檻為100 輛,最低的價位是每月每輛車160元,加車軸部分的定制廣告是2000元,都是最低一個月起訂。同時,手機應用中也嵌入廣告;8月份,ofo小黃車還上線『試聽風暴』,即在官方App上線短視頻廣告業務,用戶在開鎖之前要先在App上看5秒鍾視頻廣告。

眾多傳言中,對於資金及融資的問題,ofo始終沒有正面回應,昨天中國之聲記者也多次聯系ofo方面,同樣未能得到答復。昨天的庭審,因為被告方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未到庭參加訴訟,無法組織調解,將作定期宣判。

記者:周益帆

原標題:ofo第三次因拖欠貨款被訴 審判時卻根本沒去人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2018亳州古城夜游徒步

2018亳州古城『北回歸線上的足跡』夜游徒步活動

2017年中國紀錄電影迎來市場拐點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美國主動邀請中方進行新一輪貿易談判

樂視今天復牌股東數從18.6萬增至30萬 豪賭者正臨六大風險

高拉特嬌妻海邊甜吻 腹肌蠻腰天生一對

一言不合就拔槍!球隊老板衝場威脅裁判 比賽中斷

酸奶含糖少纔健康

防治出生缺陷給孩子健康人生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