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滾動播報國內新聞

電商平臺賣家找《焦點訪談》自曝家丑 到底怎麼回事?

時間:2018-08-10 07:54:12

  網絡購物不確定買哪家時,不少買家會搜索一下看看排行來選擇。現在電商平臺至少有兩種排序:綜合排行和銷量排行。兩種都離不開銷量這個重要參數。但這個設置卻讓不少網店打起了『刷單』的主意——他們主動找一些人來幫忙,讓自己網店的銷售量和好評率上昇。

  不久前,幾家網店找到《焦點訪談》欄目反映:今年以來,他們有幾乎一半的銷售額都是靠刷單刷出來的,而且說這種現象在行業內已經相當普遍。

  這些商家反映的情況屬實嗎?如果是,他們為什麼要自曝家丑呢?

  返現卡裡藏玄機

  不知喜歡網購的買家有沒有注意到一個現象?收快遞時,有時包裹裡會有一張寫著『好評返現』或『做任務送紅包』字樣的卡片。別小看這個卡片,它裡面藏著網店刷單的秘密。卡片上一般寫著,掃二維碼可以領紅包。但奇怪的是,卡片上也會有字提醒:不要通過平臺聯系客服,只能添加微信。發個紅包為什麼要遮遮掩掩?從一位參與過刷單的兼職刷手那裡,記者了解到裡面的玄機:這其實是為刷單准備的重要一環。

  一位刷手向記者透露了刷單全流程:

  1、通過一張好評卡添加客服為對方好友;

  2、客服下達一個特殊任務,提供一個搜索關鍵詞,比如『某某旗艦店短袖男』;

  3、刷手按這個關鍵詞以及相關信息進行搜索,客服會要求刷手先墊資79元購買這個產品;

  4、完成付款程序之後的一兩分鍾內,墊付資金和承諾的獎金就通過微信轉賬轉了回來;

  5、刷手收到賣家寄出的貨品後拍照、發圖、好評;

  6、刷手寄回貨品。

  這位刷手告訴記者,她刷了一單之後的七天,她又收到了客服做任務的邀請。因為只要你參加了一次刷單活動,就會被列入他們兼職刷手的名單。

  一家電商就有15萬刷手,你信嗎?

  在一家商戶的辦公室裡,很多手機放在桌上,商家說這只是他們日常使用的一部分。通常一個手機可以管理一個微信群,一個群裡能容納5000個粉絲刷手,這一個公司擁有近15萬名的龐大刷手群。記者在現場看到,這些微信群裡的用戶此起彼伏地在發起了『做任務』的請求,而所謂的任務就是『刷單』。

  網店說為擴大刷手隊伍,他們也會采用多種方法,例如:短信邀請、寄返現卡、發紅包等等。一旦進入刷手群,每次『下任務』前,電商還會提醒刷手多瀏覽幾家網站,顯得更真實點兒。

  記者采訪多個兼職刷手,他們說一般一個月的收入也就在幾百元,大多是『沒事弄著玩』。

  電商偏愛這些兼職刷手,因為他們有用戶真實購買的經歷,可以讓刷單變得更隱蔽,讓電商平臺的稽查系統不容易識別。刷單網店下任務時通常要求:要假裝貨比三家、真實付款、真實的物流,一個都不能少。這樣一來,銷售量、好評、甚至買家秀圖片都成了可以操控的游戲,銷售游戲簡單了,但成本上去了。不過,聰明的網絡商家不會被這個問題難倒。

  為降刷單成本 高招層出不窮

  隨著刷單的網店越來越多,刷單成本也越來越大,為了節省成本,刷單量大的電商有很多招兒。直接送這個產品是第一招,適用於價位不高的產品。

  兼職刷手:有的把衣服送給你了,他也不給你傭金了,你不用往回郵了,也沒有錢了,不給你傭金,把衣服直接送給你了,就這麼回事。

  如果這個產品不那麼便宜,商家還有第二招送日用品。一家專門銷售服裝的商家囤了成千上萬袋洗衣粉。為什麼呢?原來,為了降低成本,又要營造真實物流的感覺,刷手拍的是產品,商家給你寄的是便宜的日用品,這樣也不用把原商品寄回來了,要省錢不少。

  刷一賣一有的網店一天要刷2000單

  有家網店告訴記者,有的店一半的銷售額是虛假的。據了解,這家店每天平均要刷2000單左右。這位賣家說,這個刷量不過是中等水平。

  網絡賣家:一個排名前5的店鋪,年刷單量高達幾億,有接近10億的。一個公司下面,一個店三五億是很正常的現象,這個刷單流水,不管它是否成交與否,它刷出去的金額,在淘寶裡面統計的,高達3億到5億左右。

  網店吐槽:不想等死就得刷單

  網店為什麼要刷單?賣家說是為了提高銷量。現在,電商平臺推送商品有一個重要指標是銷售數量。無論是綜合排名還是銷量排序,東西賣得比別的商家多,當買家想購物在網上搜索時,你網店就更容易被看到。這就將大大提高潛在的購買量。這對商家來說,顯然是極大的誘惑。

  某電商賣家:我們現在一天差不多要刷十五六萬(元)左右,那旺季的情況每天是三四十萬。

  在一家電商平臺提供的『生意參謀』網頁,記者查詢了一些男裝店裡新上架的熱銷商品,根據正常的搜索量和購買量之間的比例,一般100個人瀏覽到這個商品,會有三到四個人下單,也就是3-4%的轉化率。

  但上網隨處一查,能看到不少熱門商品在剛剛上架時,轉化率異乎尋常地高。以一款九分褲為例,其中一個關鍵詞的搜索量有200人,成交110單,超過50%的轉化率,這和真實狀態下3%左右的轉化率比,明顯不正常。通過刷手的操作,商家得到了大量的交易量,銷售量的排名靠前後,更容易引導真實消費者購物。商家一開始是因此樂此不疲。

  原來,電商平臺推送商品時有一個重要指標就是銷售數量。無論是綜合排名還是銷量排序,東西賣得比別的商家多,當買家想購物在網上搜索時,你網店就更容易被看到。這將會大大提高潛在的購買量。這對商家來說,顯然是極大的誘惑。

  在某平臺商家都能登陸的『生意參謀』網頁,記者查詢了一些男裝店裡新上架的熱銷商品,根據正常的搜索量和購買量之間的比例,一般100個人瀏覽到這個商品,會有三到四個人下單,也就是百分之三、四的轉化率,這裡面不少熱門商品在剛剛上架時,轉化率異乎尋常地高。以一款九分褲為例,其中一個關鍵詞的搜索量有200人,成交110單,超過50%的轉化率,這和真實狀態下百分之三左右的轉化率比,明顯不正常。通過刷手的操作,商家得到了大量的交易量,而通過銷售量的排名中靠前之後,從而引導真實消費者購物。因此,商家開始樂此不疲地進行刷單。

  刷單是網店生存『潛規則』嗎?

  爆料電商說,大部分商家都在進行『粉絲刷單』,這是真的嗎?記者從某電商平臺男裝銷售量排名靠前的商家中,隨機挑選了約30家進行購買實驗。在接收到購物包裹之後,有50%左右的商家都在包裹裡放入了各種各樣的『返現』卡、『紅包』卡等等,有的說法較隱晦,說是送紅包,或者免費禮品,有的直接則寫著做任務請加微信。

  記者注意到,有一個在全網排名第十位左右、年銷售額達到幾個億的服裝店也在其公眾號公開邀請用戶刷單。這些原本已經銷量不錯的商家也要加入刷單呢?賣家吐槽說:『2017年上半年我一單沒有刷,後來實在被這個趨勢搞得你不刷你就要倒閉。就這樣子,只能跟著形勢走。

  但跟著形勢走的人多了,刷單成本越來越高,為了吸引買家,賣家卻讓自己深陷其中。目前刷一單的直接成本已達14-17元左右,再加上其他一些人工費用等,整體成本每單接近20元。而且由於不少網店刷單,靠刷單量帶動銷售量也越來越難。

  促銷效果遞減查處力度加大電商叫苦:刷單等於找死

  一位網店賣家告訴記者:現在他們常說不刷單是在等死,刷單是在找死,這句話在我們行業都這樣說的。杜絕的話,這個產業整個泡沫到崩的哪一天,幾乎電商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刷單刷得商家自己都叫苦不迭。這恐怕是他們最早開始刷單時沒有想到的。

  今年3月21日,某電商平臺進行了全網大規模打擊刷單的行動,這個平臺多個類目的商家有不少都被查出了刷單行為,並被處以商品下架或者扣分等懲罰。不過由於處罰後果並不是那麼嚴重,僅僅依靠商家和平臺想杜絕刷單並不容易。

  清華大學市場營銷系姜旭平教授分析:『現在就是有可能一些平臺出於自身利益的話,它沒有平臺會公開說明確保護(刷單),但是它一定會睜只眼閉只眼,默認你這種行為的發生。但這種行為發生,最終的結果會損害到整個電商市場,對中國商業是有很大的影響。』

  制止刷單專家支招

  刷單成災之後,很多消費者容易被誤導,除了擾亂市場,實際上對上游的生產企業發展也有負面的影響。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很多參與刷單的商家和刷手們認為,這只不過是變相地給商家做做廣告、增加點人氣,算不得什麼違法的事情。事實上,我國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已經於2018年1月1日起施行,這種過去游走在灰色地帶的行為已經被明確為非法。

  現在一些地方的工商機關也開始依據此法律在進行打擊行動。此外,專家認為,此外還可以采取更有力的打擊辦法。

  清華大學市場營銷系姜旭平教授建議:『通過跟稅收掛鉤,每一單的結果跟稅收掛鉤。這樣的話可以制止那些沒有真正交易發生的虛假刷單只要是虛假購買,如果跟稅收掛鉤它的成本就會非常高。所以這方面可以對它進行抑制。』

  市場健康發展,需要誠信。

原標題:電商平臺賣家找《焦點訪談》自曝家丑 到底怎麼回事?
來源:央視網  作者:  編輯:葉廣冬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舌尖』老字號 一味解『鄉愁』

全國國際象棋棋協大師精英賽在肥舉行

2017年中國紀錄電影迎來市場拐點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房地產稅立法有望加快:草案年內曾...

前7月進出口增8.6% 外貿順差收窄

高拉特嬌妻海邊甜吻 腹肌蠻腰天生一對

一言不合就拔槍!球隊老板衝場威脅裁判 比賽中斷

嬰兒吃飯也需要儀式感

記住7點,遠離痛風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