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社會案件關注

中青在線:對沈陽非輿論審判 是20年前的輿論補償

時間:2018-04-09 09:48:21

  摘要:這不是一次輿論審判,而是一次對20年前的輿論補償,很多人欠高岩一個交待。20年前自殺悲劇,相關部門和單位處理得稀裡糊涂不明不白,以某種名義關起門來低調曖昧處理,將單位形象的考慮置於受害者權利之上,讓死者難安息,讓生者難平息,讓施害者輕松逃脫應有懲罰,讓親歷者一直如鯁在喉。於法,警示不了後來者,於理,說服不了旁觀者,於情,安撫不了受害者,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爛尾。

  沈陽事件沸沸揚揚,人人喊打,涉及的幾所大學北大、南大、上師大都迅速作出回應,有的展開調查,有的『建議辭職』,有的解除關系,估計接下來相關部門也會對其『長江學者』的頭銜做出處理。一邊倒地為各方迅速回應公眾關切、捍衛大學尊嚴叫好的聲音之外,也有這樣的聲音:輿論以這種暴風驟雨的方式對待沈陽是不是太過分了?事實不清情況下就急於批臭批倒一個人,這種未調查先判的暴力節奏也太可怕了。高岩同學說的就是事實嗎?沈陽也許可恨可惡,應受懲罰和制裁,但審判他的應是法律,而不是輿論。

  我認為,這不算輿論審判,而是公序良俗公共道德受到挑戰、面對不公平時輿論表現出的正常反應,是沈陽在面對一件自己脫不了乾系的女生自殺事件時回避不了追問和逃避不了的壓力。

  說到壓力,面對如潮的譴責,沈陽確實面臨巨大的壓力,身敗名裂,可相比20年前讓一個本有著無量前途的大學女生不堪流言、不堪折磨而選擇自殺的壓力,這種壓力算什麼?相比高岩父母失去愛女後天崩地塌痛不欲生的壓力,這種壓力又算什麼?北大當年的處理,說明沈陽對高岩之死是有責任的,當年逃避的道德、輿論、法律壓力,總是要面對的。

  我一直覺得,『輿論審判』很多時候都是一個偽命題。輿論只能做出評價,形成輿論壓力,而無法做出判決,『輿論審判』的說法只是一種逃避評價者的想象和修辭。司法審判如果輕易受到輿論的影響,不是輿論的問題,而是司法的問題。面對一個事件,媒體和公眾有根據自己對事實的判斷作出評價的權利,只要不侵犯當事人的權利,在法律框架內表達,這種評價是維護一個社會道德生態和公序形成的重要機制,應受到尊重,不能動輒被污名為『輿論審判』。

  輿論審判沈陽了?沒有,幾所高校對他暫時的處理都是根據教育部門既有的規定:師德問題『一票否決』??沈陽對高岩之死負多大責任,是否存在性侵和其他違法失德行為,這些需要揭開塵封20年的冰冷檔案去重啟調查,但從當年北大的處理來看,沈陽在師德上確實存在問題,讓這樣的人繼續留在教育崗位,即使學校不要臉,學生和公眾也會有心理障礙,誰還敢把孩子送到這樣的學校?高校既有處理都是從『師德』角度做出的,如果舉報文章中事實被證明屬實,可不是『建議辭職』那麼簡單了!

  輿論對沈陽施加暴力了嗎?沒有,高岩當年北大的同學沒有到網上匿名發帖抹黑,而是忍受不了沈陽20年後在自傳中撇清責任和自我美化,借清明紀念同學之際實名寫文章披露自己了解的一切,作為事件親歷者和知情者提供重要線索,倒逼相關部門重啟調查,努力給20年前不明不白自殺的同學和自己的良心一個交待。幾位實名舉證的人,當年都目睹過高岩的痛苦,如今都有自己的社會地位,實名舉證表達了願對結果負責任的態度,實名對實名,公開對質,這對沈陽沒什麼不公平。網民也沒有人肉沈陽的隱私,而是據其公開發表的文章進行評論,算不上暴力。

  媒體對沈陽審判了嗎?也沒有,這幾天各大媒體一直努力在采訪各方,尋找可能的親歷者和知情者,也給了沈陽充分的辯護和回應權,竭力還原20年前這場悲劇的前因後果。雖然很多本應知情的人都以各種方式回避采訪,有說『20年前的事記不清了』,有說『當時自己在國外』,有說『忙於校慶事務,不是自己調查的』,都推給了那個神秘的檔案和調查記錄。起碼從目前來看,媒體的報道是平衡和客觀的,盡可能呈現各方的意見,沒有先入為主地給沈陽帶上『性侵』的帽子,算不上審判。最新就有一篇報道稱,北大教師憶『高岩自殺』:當年學校調查定性非『性侵』。

  這不是一次輿論審判,而是一次對20年前的輿論補償,很多人欠高岩一個交待。20年前自殺悲劇,相關部門和單位處理得稀裡糊涂不明不白,以某種名義關起門來低調曖昧處理,將單位形象的考慮置於受害者權利之上,沒有秉持公道,讓死者難安息,讓生者難平息,讓施害者輕松逃脫應有懲罰,讓親歷者一直如鯁在喉。於法,警示不了後來者,於理,說服不了旁觀者,於情,安撫不了受害者,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爛尾。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當年在那個話語權被壟斷的輿論場景中,事情被壓了下來,20年後被賦權的自媒體,以報復性的方式找到了一種輿論補償,讓被淹沒20年的悲劇重新回到公眾視線,讓人心、道德和良知重新接受正義和陽光的審視。

  輿論很多時候在『實現正義』中就扮演著這種補償者的角色,不平則鳴,如果人們感到正義受到了某種障礙,正義被羞辱,正義被操縱,正義被遮掩,輿論一定會以報復性的方式去補償??乾擾正義實現的壓力越大,輿論補償的反彈力也越大,無論事隔多少年,也無論乾擾力多強大,民間朴素的正義認知用補償的方式捍衛著社會道德的底線。

原標題:中青在線:對沈陽非輿論審判 是20年前的輿論補償
來源:中青在線  作者:  編輯:吳玉嬋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大圩:馬拉松『跑』出農民幸福路

界首市第二十一屆梨花詩會暨第二屆桃花節開幕

電視劇高開低走 半部好劇,誰之過?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今日開幕 有...

支付寶被多家商超停用,移動支付巨頭市場格局難改

高拉特嬌妻海邊甜吻 腹肌蠻腰天生一對

一言不合就拔槍!球隊老板衝場威脅裁判 比賽中斷

香椿的營養價值真有那麼高嗎?

氣溫昇高該給寶寶穿啥呢?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