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

《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選載(四)

時間:2018-01-08 09:16:00

【專題】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

《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選載(四)

讀書學 習:『炕頭上的書總是堆得滿滿的 』

那個時候,我們社員經常和知青在一起學習。我記得當時學習毛主席的文章比較多,《為人民服務》《愚公移山》《紀念白求恩》等等。我是大隊黨支部書記,組織給他們上課,但是實際上,我也是和他們一起學習。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為人民服務》這篇文章。毛主席在這篇文章中有一句話:『只要我們為人民的利益堅持好的,為人民的利益改正錯的,我們這個隊伍就一定會興旺起來。』這句話的核心思想就是:衡量對錯的標准,應該從人民的利益出發。我們始終要堅持好的,堅持對人民有益的,改正那些錯的,那些對人民無益的。這篇文章不咋長(陝北方言,不怎麼長),我見近平反復地看,反復地讀,愛不釋手。我當時還在心裡想:這個娃娃咋這麼愛學習呢!

在梁家河插隊的這段時間,近平還閱讀了大量書籍。政治、經濟、哲學、文學方面的書,他看得真是太多了!只要有一點點空閑時間,近平坐下來就看書,有時候一直看到深夜纔睡。那時候在我們黃土高原的窯洞裡,近平吃不飽穿不暖,每天要上山勞動,想學習只能硬擠出一點時間,晚上看書只能就著昏暗的煤油燈,但是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他卻對學習有著濃厚的熱情。我們都說,社員抽煙有『煙癮』,近平讀書有『書癮』。

今天我們總是跟孩子說:『好好學習,將來考個好大學。』這條路,對於當時的近平來說,幾乎就是不通的。他父親習仲勛當時受到嚴重的政治迫害,近平本人被劃分為『黑幫子弟』,他就算刻苦學習,一般也沒有上大學的機會。實際上,近平讀書並沒有明顯的功利性,也不是為了考大學,而是出於對知識的渴求。他在梁家河待了7年時間,我就沒見他離開過書本,沒見他放棄過讀書。尤其是他當了我們的大隊黨支部書記之後,他每天不僅要和社員一樣勞動,還要處理村裡的大事小事,在那麼忙的情況下,他仍然堅持讀書。社員到他窯洞裡去,都說:『你看這炕頭上的書堆得滿滿的!』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熱愛知識,他怎麼能在那麼艱苦的情況下堅持讀書?怎麼能7年都堅持讀書呢?

——梁玉明《『近平敢說敢做敢擔當』》

他們好幾個知青都帶了書來,都在一起看,他們的書大部分是文化教材,有哲學、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書;還有一部分是外國文學名著,也有中國作家的小說。那個時候,近平十五六歲,我十七八歲,我們都是在上學的年紀就到農村來了,對知識非常渴求。那個年代,我們偏遠的山村沒有電,更談不上現在的電視、互聯網,那時候啥都沒有。要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只有通過書籍,而當時的農村,書也很難找到。

那個年代,考試交白卷、得『鴨蛋』很光榮,但是近平沒有受那種社會風氣的影響。他熱愛讀書,『癡迷』讀書,每時每刻都汲取知識。那時候,整個社會文化生活匱乏,黃土高原閉塞而荒涼,待在屋裡就是昏暗的窯洞,出門就是漫山遍野的黃土。近平在勞動之餘讀書,是一種充實自己,讓自己不至於荒廢時光的好辦法。

我經常到近平的窯洞去做客,也經常看他的書,有時候我也把他的書借走看。一來二去,我們的共同話題也越來越多,經常談起書裡面的知識。我們雖然文化程度差不多,我還比他年長幾歲,但是從我們各自成長的家庭環境、社會環境還有生活閱歷來比較,我與近平的見識、知識面,都有很大差距。然而,近平非常謙虛,知識層面上的差距並沒有使我們之間產生隔閡,反而是他隨和的性格促使我與他交朋友、談天說地,遇到不懂的事情都向他請教。

他每天下地乾活回來,吃完飯就看書,到了晚上,他就點一盞煤油燈看書。當時的煤油燈很簡陋,在用完的墨水瓶裡灌上煤油,瓶口插個鉛筒,再插上燈芯,點燃了照明。近平就拿本書,湊著那點兒亮光看書,因為離得太近,煤油煙經常熏得他臉上、鼻子上都是黑的。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近平每天都要看到大半夜,困得不行了纔睡覺。我這個人喜歡寫寫畫畫,在村裡經常乾一些農村『文化人』的活兒,所以我和近平之間就更容易溝通,我也喜歡去他住的地方串門,白天我們一起勞動,晚上我就去他們住的窯洞找他拉話。

——王憲平《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實實乾出來的》

我喜歡到知青窯洞去玩,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看近平帶來的很多書。炕沿上、鋪蓋上、枕頭邊上,全都是書。現在回憶起來,近平他們住的那個窯洞特別溫暖,也特別神奇,就像是知識的寶庫。

有時候上山乾活,近平也在兜裡裝一本書,中間休息的時候,大家在拉話,他就拿出一本書來看。晌午回窯洞歇一會兒,近平也要抓緊時間看一會兒書。我覺得,一方面是近平對讀書有著濃厚的興趣,另一方面是讀書也帶給近平無限的力量。書裡有更廣闊的世界,有更豐富的知識,通過學習,人增長了見識,汲取了知識,就會變得更堅強、更強大。

我家裡很窮,從小到大,身上沒有過一分錢零花錢,更沒有錢買書。所以,我很羡慕近平有那麼多書,我在他們窯洞裡的時候,很想看看那些書裡寫的都是什麼,一開始不敢多翻,只是小心翼翼地翻兩頁。後來熟悉了,我就拿起來翻翻看看。近平見我對書有興趣,就跟我說:『鐵鎖,你喜歡看什麼書就拿去看。』我連忙點頭,心裡非常高興。

我最先看的是一本《十萬個為什麼》,對這本書我有特別濃厚的興趣。我想,一個『為什麼』我都不知道,學會了十萬個『為什麼』該有多了不起。書中有很多自然科學方面的知識,都深深地吸引著我。我從小生活在山溝裡,對外邊的世界根本不了解。出家門最遠就是到文安驛,連縣城都沒去過。《十萬個為什麼》是有插圖的科普讀物,我在書上看到飛機、看到汽車、看到輪船,就高興得不得了。

我還從近平那裡借過物理、化學課本。此外,他那裡還有很多古典文學和歷史名著。我看過《三國志》,因為是文言文,裡面的好多字我都不懂,遇到不懂的,我就問他,無論問什麼,近平都很耐心地教給我。我還看過高爾基的《母親》和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這些書都是近平從北京帶來的,他都借給我看。

很快,一兩年的時間過去了,知青有的返城,有的招工,有的當兵,大部分都走了。我晚上跑到近平那裡去,他還保持著看書的習慣,只要有時間,他都捧著一本書看,看到很晚纔睡。

——武暉《『近平既一心為民辦事又善於為民辦事』》

學習是一個不斷豐富自我、提昇自我的過程。近平思路寬廣,思想活躍,分析問題能力很強,這同他刻苦讀書學習分不開。他在陝北農村勞動期間,數年如一日保持著刻苦學習的習慣。據我了解,近平讀書學習有幾個方面的特點。

第一,他勤奮好學,到了夜以繼日的程度。正如有些老鄉所講的——有個針縫的時間都要讀書,抓緊一切時間學習。白天去山上勞動,晚上回家一有空就看書。後來,大部分知青離開了,窯洞裡只剩下我們兩個人。我們在炕上有各自的床位,中間隔著一個炕桌,炕桌上有盞煤油燈。白天乾了一天活就已經很累了,晚上吃過飯,我如果覺得累,就睡覺了。而近平吃過晚飯總是拿起書本,開始學習。他怕影響我睡覺,就把燈移到一旁,用身體擋住光線。他看書常常到非常晚。有時候,我半夜醒來,發現近平還在看書,就問:『近平,你怎麼還不睡呀?』他總是說:『再看一會兒。』有一次白天聊起天來,他和我調侃說:『昨晚看書至深夜,四周寂靜,頗有些「世人皆睡我獨醒」的味道。』還有一次,他頗有感慨地說:『農村知青生活可真是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高度結合呀!』事實的確如此,白天勞動強度大,人已經很疲勞,每天吃得也不好。回窯後再長時間閱讀,大腦高速運轉,對體力和腦力都有很大的消耗。

第二,他讀書注重分析對比。一方面,近平會就一個觀點、一個史實找出很多相關的參考書籍來閱讀比較,從不同的側面去了解和分析這個問題。另一方面,他形成自己的見解和觀點,也會跟別人進行討論。他看書經常是幾本書同時看,有所對比,有所分析,不但比較幾種說法的同異,也推敲作者為什麼這麼說,正所謂『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比如,他在學習蘇聯歷史學家謝緬諾夫《中世紀史》的時候,就參考了不知從哪裡搞來的一本《基督教青年讀本》一起看。由於我們當年接受的教育,對基督教沒有多少了解。近平在學習這方面知識時,比較全面地了解了羅馬帝國時期基督教作為基層群眾信仰的宗教被羅馬當權者鎮壓的歷史。這就是他在看書時不斷擴展參考資料所起到的作用。

近平這個讀書方法,簡單來說,就是他經常是以看一本書為主,同時又尋找相關的書籍作為佐證,不斷地擴展閱讀書中的知識。比如他看中國歷史,就是先以范文瀾的《中國通史簡編》為主要讀本來學習,但在學習中發現史學家的不同觀點時,就以錢穆、呂振羽等不同版本的中國歷史書籍來互相印證、互相對比,深入理解。這樣學到的歷史觀點,是一個立體、全面的觀點。既掌握了它們之間的聯系與不同點,也養成了從不同角度觀察分析問題的習慣。

近平在了解不同學者的觀點後,非常喜歡自己思考。他經常問我:『這本書,你看過沒有?』如果我看過,他會就某一個觀點與我進行討論。他對討論切磋推敲印證那些重要的知識點非常有興趣。雖然我們那個年紀所討論的問題未必有多麼深奧、多麼專業,但確實起到了活躍思想、拓展思路的作用。

——雷榕生、雷平生《『近平把自己看作黃土地的一部分』》

近平每次去『五七』乾校探親或外出,總能帶回來一些新書。有一次,他帶回來厚厚一本郭大力和王亞南翻譯的《資本論》,躺在炕上專注地閱讀。過後,他對我議論起這部著作。他談了很多關於《資本論》不同版本沿革的知識,並說《資本論》的翻譯版本研究很重要,他特別推崇郭大力和王亞南這個譯本。他介紹道,這兩位翻譯家同時也是社會學者,一生矢志不渝翻譯和介紹馬克思主義著作到中國來。近平講到他們的執著和毅力,即無論做什麼事,都要矢志以恆,一以貫之,纔有可能實現自己的夙願。他對這兩位學者非常推崇,不僅推崇他們的學術造詣,更推崇他們的高尚人格。

近平讀哲學書籍,主要還是讀馬列主義哲學。他下了很大功夫去閱讀研究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前不久,我在電視上看到近平在一個場合講解辯證唯物主義,講到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當年在窯洞裡近平學習辯證法的時候,也曾談起過這個問題,即不要把辯證法簡單化。矛盾的不同側面是不可分離緊密聯系的,互相作為存在的依據。辯證法的精髓固然是對立統一規律,但實際上,對立統一除了對立還應考慮統一,唯物辯證法本身就包含事物的互相關聯與事物的發展,還包括否定之否定、質量互變等規律。簡單孤立地談問題一個方面而不顧及其他方面的因素,肯定是有片面性的。如果認為辯證法的內容僅僅就是一個『斗』字,就把整個問題簡單化了。

——雷榕生、雷平生《『近平把自己看作黃土地的一部分』》

我們初到梁家河時,還只有初中生的文化程度。初中課程裡並沒有講過世界史。近平在閱讀很多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時候,涉及不少名詞和事件,都與歐洲歷史相關,看到以後覺得很生疏。近平就找到蘇聯出版的《中世紀史》來看。這部書他好像是從當地一位教員家裡借到的。在這本著作中,從東、西羅馬帝國,從查理大帝,到法國、德國、英國的近代雛形,都有相對完整的講述,這本著作也講到了東方各國歷史的演進和變化過程。通過對這部書的學習,近平對歐洲諸國的發展史有了初步認識。

近平還有一本常用的工具書《新編新知識辭典》,1952年出版的,這是一本非常厚的工具書。辭典裡面收錄了大量重要詞條,並有簡要清晰的介紹。像『神聖羅馬帝國』『蘇沃洛夫』『二月革命』等,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近平在閱讀其他著作時,經常拿這本書作參考。

——雷榕生、雷平生《『近平把自己看作黃土地的一部分』》

近平非常喜歡中國古典詩詞,他讀過《離騷》,讀過《古詩源》,讀過《李白詩選》《三曹詩選》等。他很喜歡曹孟德作品的悲壯蒼涼,喜歡建安樂府感情真摯、朴實無華、氣勢雄渾的風格。對於詞作,他更喜歡讀辛棄疾。有時他讀古典詩詞讀得興奮了,就跑到院子裡大聲朗誦,有時在山上勞動的時候也會朗誦。他的記憶力很強,讀過後喜歡的詩詞大多都要背下來。若前一天晚上讀到了他喜歡的詩詞,第二天他就會背給我聽。一方面是他確實喜歡詩詞的韻律,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考驗自己的記憶力。我作為聽眾聽他背誦,心情也是非常愉悅的。總體上看,他比較偏愛慷慨激昂、豪放自信的詩詞。當然,像李白那種飄逸浪漫型的,他也很喜歡,李白那首《將進酒》我就聽他背誦了多遍。

近平讀過的外國名著也非常多。近幾年他在訪問俄羅斯、法國、德國、英國等國家時,都曾提到過他所讀過的這些國家的優秀文學作品。他所列舉的,都是他認真讀過的作品。我印象中,巴爾紮克和莫泊桑的小說、莎士比亞的戲劇,他都很喜歡讀。他來農村時帶了蘇聯作家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這個大部頭著作四卷本,我們幾個分開看。你看第一本,我看第二本,有時候進度不一樣,接不上了,我們就互相詢問,故事情節是如何發展的。當然也有一邊乾活一邊談論小說情節的時候。《九三年》也是近平很喜歡的一本書,他經常和我們討論法國大革命狂飆時期激烈殘酷的階級斗爭。《戰爭與和平》《一九一八》《悲慘世界》等,都是近平非常喜歡的人文色彩很濃的名著。通過閱讀這些外國名著,近平的思維和視野得以開闊,心靈得到滋養。

——雷榕生、雷平生《『近平把自己看作黃土地的一部分』》

近平讀過不少有關軍事和國際政治的著作。這裡需要作一點說明。我們下鄉時,都帶了一些書,其中近平帶了不少包括政治、哲學、文學、歷史方面的書。由於家庭背景的緣故,我帶的書主要偏重歷史和軍事方面,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解放軍總參謀部翻印出版的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內容的書籍。這套書籍的翻印,可以追溯到20世紀五六十年代,毛澤東為了拓展我軍高級指揮人員的視野而委托總參組織翻譯出版。這套書包括《羅斯福見聞秘錄》《隆美爾戰時文件》《太平洋戰爭:島嶼戰爭》等。帶到延川農村的書中,還包括當時能得到的國外軍事名家著作,如《馬克思恩格斯軍事文選》《戰爭論》等,還有中國的軍事論著,包括《中國古代軍事理論選集》《三十六計》等。對於毛澤東的軍事理論與作戰方法,近平特別注意學習,有比較廣泛的涉獵和深入領會。比如《毛澤東軍事文選》,這是軍事科學院編輯的毛澤東在歷次國內革命戰爭和抗日戰爭中發表的軍事論著。近平對其中的若乾重要著作潛心研讀,特別對毛澤東的《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十大軍事原則》等關鍵文章反復

閱讀,以求貫通。在學習中,不僅要搞清毛澤東講了什麼問題,是如何闡述問題的,還要搞清楚為什麼要這樣提出和闡述問題,特別留意當時論述問題的時間、地點和針對性。1972年之後,隨著國內『批林批孔』政治運動的開展,報刊上也發表了眾多有關遼沈戰役的文章。他結合這些文章,系統地學習了毛澤東有關遼沈以及淮海、平津戰役的指導原則等重要材料,對於『三大戰役』中的關鍵步驟和過程,如『關門打狗』『圍而不打,隔而不圍』『小淮海和大淮海』『吃一個,夾一個,看一個』等戰役舉措處置心中明了,耳熟能詳。

毛澤東軍事思想最精彩的部分,就是積極爭取主動。不是被動地受對方制約,而要發揮己方優勢,以己之長攻敵之短,充分發揮不對稱戰爭手段,制人而不受制於人。有人總結出三句話:對什麼對手打什麼仗,拿什麼武器打什麼仗,在什麼地方打什麼仗。充分領會這樣的博弈思維、戰略思維,對近平形成科學的思維方法,啟發應該是很大的。

研讀克勞塞維茨的軍事名著《戰爭論》,給近平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作者對於『慧眼』和『軍事天纔』的描述。《戰爭論》是一部舉世聞名的戰爭理論著作。解放軍一些著名高級將領如劉伯承、葉劍英等,都對《戰爭論》中的精闢論述了如指掌。抗戰時期,毛澤東更是要求全軍認真研讀,並要求對《戰爭論》虛心求教,不得有絲毫懈怠。《戰爭論》在中國的知名度不亞於《孫子兵法》。克勞塞維茨所說的『慧眼』,是指『在茫茫的黑暗中仍能發出內在的微光以照亮真理的智力,以及敢於跟隨這種微光前進的勇氣。前者被稱為眼力或慧眼,後者就是果斷』。一個具有『慧眼』素質的軍事指揮家,有能力在復雜的政治、經濟、軍事諸條件下高瞻遠矚看待問題、分析局勢,帶領國家與軍隊取勝。當然,那個時候的近平,還只是一名身在農村的普通知青。然而,那時涉獵這些著作,對他的啟蒙、對他以後的成長,無疑打下了堅實基礎。

——雷榕生、雷平生《『近平把自己看作黃土地的一部分』》

閱讀《羅斯福見聞秘錄》一書時,近平饒有興致地注意到當時的後起大國美國如何在相當長時間內鋒芒內斂,積蓄力量,最終利用矛盾,因勢利導,平穩過渡,從守成大國英國手中順利得到世界霸主地位的過程。書中詳細記錄了在這個過程中,羅斯福總統深謀遠慮,有序有為,外交手腕運用得有聲有色。在一連串的重要國際會議中,他一方面堅決支持同盟國英國、蘇聯的反法西斯戰爭,提供物質和軍力支持;另一方面利用雙邊與多邊會議場合,宣揚新的世界政治經濟規則,不為盟友英國恢復舊制,只為美國開創新篇。外交手腕上,借承認蘇聯斯大林在東歐與亞洲的勢力范圍拉攏『斯老伯伯』,使『得道多助』的美國始終處於對英國外交的主動地位。充分運用經濟實力、軍事實力,佔據道德高地縱橫捭闔的美國總統羅斯福一句『同盟者就是競爭者』,闡明了國際政治和大國博弈的真諦。近平還讀了《太平洋戰爭:島嶼戰爭》。這部書展示的是1943年後太平洋戰爭美日雙方的苦斗過程。在閱讀中,他仔細推敲了解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日美兩國對即將到來的大戰所做的戰略決策預案,比較與估量了雙方戰略決策的得失。應該說,在太平洋戰爭中,無論是在決策、戰爭資源的擁有和戰爭資源運用能力諸方面,日方劣勢明顯。特別是對當時大規模海空戰爭形式和戰法的認識,日方明顯落伍很多。太平洋戰爭中的海空交戰,不能簡單看作是一個運用航空母艦和兵艦進行海戰的問題。美軍通過科學的運籌、比較和分析,在戰爭資源運用能力等方面技高一籌,正確運用了『蛙跳戰術』和攻擊日方大規模運輸船隊等行之有效的戰略和策略,最終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戰果。

還值得提到的是,近平還讀了美國著名學者亨利·基辛格早年的論文,如《核武器與對外政策》(1957年)、《選擇的必要:美國外交政策展望》(1961年)等。通過研習這些論文,近平深刻感覺到:美國這個國家是一個學習型、研究型國家,美國軍隊也是一支學習型、研究型軍隊,美國的智囊政治家也是密切關注實際的研究型政治家。在國際政治軍事風雲變幻的大環境下,在美國政治經濟軍事實力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美國都會有具有世界眼光的智囊和研究型人物考慮和提出如何應對新形勢、提出新對策,及時轉變原有政策。如果低估美國政治外交軍事的應變能力和敏銳思維,依然采用舊的想法做法,憑借『想當然』思維來考慮問題,就會在變化中的國際斗爭中處於下風。

現在想起來也有趣,20世紀70年代近平在貧瘠的陝北窯洞中讀基辛格的著作時,還是一個不到20歲的知青。時過境遷,2016年12月基辛格訪華,此時的近平已是63歲的中國國家主席,而基辛格則是93歲高齡的美國前國務卿。作為中國的國家主席,近平和基辛格這位資深叡智的國際政治家進行交流,探討國際政治和中美關系的未來,實在是一件非常值得回味的事情。其實,年輕時期的閱讀、年輕時期的苦學所能學到的知識和信息,很多已經變化了,或者已經不那麼重要了。但青年時期所養成的不倦學習精神和良好的學習方法,以及通過學習所養成的思維能力,則可以伴隨人的一生,對後來的各個階段依然起著作用、發揮著影響。

——雷榕生、雷平生《『近平把自己看作黃土地的一部分』》

有一天,我抽出時間,自己到梁家河登門拜訪了他們。在梁家河村一間黑咕隆咚的破窯洞裡,他們三個正好都在。當時,梁家河的十幾個知青,大部分都已經當兵或招工走了,另有幾個沒走的也待在北京不來,只有習近平和雷氏兄弟還在村裡。我進了窯洞,第一眼就看見炕上、窗臺上、箱子上,到處都堆著一摞一摞的書。聊天過程中,我隨手拿起一摞書最上面的一本《共產黨宣言》翻了翻,只見裡面幾乎每頁邊空上都密密麻麻地用娟秀的字體寫著批注,扉頁上有『雷英夫』的簽名。當時我暗自稱奇,心想:『共產黨的乾部裡還有這麼認真讀書的?!』有這樣的乾部,他們孩子們的窯洞裡到處堆著書自有其道理了。

——陶海粟《『為群眾做實事是習近平始終不渝的信念』》

近平也是一個非常有主心骨的人。他有了想法,有了思路,就一定要仔細研究,一定要把事情做好。後來,他當了梁家河的村支書,帶領大家建沼氣池,創辦鐵業社、縫紉社,我一點都不吃驚。因為,我在和他一起生活的時候,就發現他這個人有一股鑽勁,有強烈的上進心。

我們有時也去周圍幾個村的知青窯串門。那時我們閑得無聊,肚子又餓,就經常一起商議到什麼地方去蹭飯。我們說:『近平,走啊,咱們去梁家塌吃他們一頓!』但是,近平不去,他就坐在那裡看書,他說:『我就不去了,你們弄到吃的,給我帶回點來吧。』

近平一方面是不喜歡參與這些事情,另一方面他那段時間『癡迷』在閱讀和學習之中。他碰到喜歡看的書,就要把書看完;遇到不懂的事情,就要仔細研究透徹。當時,我並不覺得什麼,現在想起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伙子,同齡人都跑出去玩耍,他還能餓著肚子坐得住,能塌下心來看書、閱讀、思考,這確實需要一定的定力,需要有很強的求知欲和上進心。

——戴明《『近平在梁家河沒有放棄讀書和思考』》

去峨眉山、都江堰,包括二郎廟的時候,我發現習近平有一個特點:凡是那裡門上的對聯,不管是峨眉山寺廟裡的,還是青城山的,他幾乎都很認真地抄寫下來,然後細細品味。我們在峨眉山上住了三夜,還見到了大學生畢業來當尼姑的,近平還和她們聊,你們為什麼不上學而來當尼姑?原來有的是厭世了,有的是家裡逼婚,還有的是想通過這個考一個宗教學院,也是一個出路。在寺廟借住的時候,我們還遇到一些僧人,近平也和他們聊:你們在這兒守著這個寺廟怎麼解決生活問題?你們每天想的是什麼?等等。

近平老早就是一個愛學習、愛思考的人,從他見了好對聯就抄下來、遇到新鮮事就刨根問底,再聯系他插隊期間如飢似渴地堅持讀書學習,都說明近平是一個崇學尚讀的人,是一個有精神追求的人。

——黑蔭貴《『我和近平一起到四川學習辦沼氣』》

原標題:《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選載(四)讀書學 習:『炕頭上的書總是堆得滿滿的 』
來源:岢嵐你好  作者:佚名  編輯:付剛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組圖】歙縣:誦經典育美德

清蒸石雞

曾志偉:我也很怕自己會過時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人社部:養老金投資或新增4省 資金...

官媒展望2018:共享經濟全球領跑 人工智能彎道超車

最幸福拳王!楊建平嬌妻清純甜美酷似...

GIF-C羅完美弧線擊落歐冠最強魔咒!25年唯他一人

冬天應適當開窗通風少得病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