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社會社會新聞

江西現超標"鎘米":礦山污染多年 村民曾舉報未果

時間:2017-11-24 09:14:25

  一場因『鎘米』而起的風波,打破了丁家山村的平靜。

  鎘,是一種人體難以代謝的重金屬元素,若過量攝入,嚴重時可能引發腎功能障礙、軟骨病等。所以《食品安全國家標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規定,稻谷中鎘含量的最高指標為0.2mg/kg。

  2017年10月,環保志願者田靜對丁家山村一戶農民家的稻谷進行取樣檢測。結果顯示,稻谷中的鎘含量達到了1.62mg/kg。

  丁家山村位於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區的港口街鎮。九江是中國傳統的『四大米市』之一,港口街鎮是傳統的水稻種植基地。

  問題曝出後,柴桑區環保局於11月14日宣布,已成立工作組進村入戶調查,並收存疑似污染稻谷75206斤,待檢驗結果確認後,對確屬污染的稻谷集中進行無害化處理。

  另外,市、區的環保、農業、糧食等部門已對疑似污染區域的土壤、水體、稻谷等采樣送檢。

  舉報自產『鎘米』無果

  『鎘米』風波發生後,當地村民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健康問題。丁家山村村民文思江等人注意到,有人出現了疑似鎘中毒的癥狀。

  一個月前,丁家山村村民黃世嬌因病去世,享年65歲。其老伴提供的出院記錄顯示,黃生前被診斷有高血壓性腎病、慢性腎髒病5期、腎性貧血、骨關節炎等病情。

  此外,66歲的村民桂家爐疑似鎘中毒。他行動遲緩,每說一句話便不自覺地來回咬動牙齒,發出??的響聲。桂家爐告訴記者,自己全身疼痛已有多年,需要不時晃動身體加以緩解。

  新京報記者走訪黃世嬌和桂家爐等多個村民家發現,村民們患有關節疼痛、肝病腎病的情況尚屬個例,且難以證明是由鎘中毒所致。

  盡管如此,人們還是聯想到了日本的『痛痛病』。上世紀,日本因開礦致使農田遭受嚴重的鎘污染。當地農民長期食用污染土壤上的稻米等食物,導致鎘中毒,出現骨骼劇痛等癥狀。

  被污染的土地上出產的稻米,均有鎘超標的可能。它們中的大部分,被村民當做口糧日日食用,吃不完的則會被賣掉。

  丁家山村村民聶家喜坦言,雖然知道田地受了污染,但不知道稻谷也會受到污染,而且除了吃和賣,他沒有更好的選擇。『我們也不能把米給銷毀了。』

  至於這些稻米銷售到了哪裡,是否會對人體產生不良影響,現已難以考證。

  對此,村民黃龍淼一點都不意外。至少有兩年時間,他都不吃自家田裡的稻米了。

  59歲的黃龍淼是糧農,也是當地糧販,後來成了鎘米的最早舉報者。

  2015年5月,江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九江縣(現柴桑區)的大米市場進行抽檢,九江聯超糧油公司(下稱『聯超糧油』)生產的大米被檢測出鎘超標。

  報告顯示,被抽檢大米的鎘含量為0.24mg/kg,超過0.2mg/kg的國家最高標准。聯超糧油老板餘先生接受當地媒體采訪時曾說,生產這批大米的稻谷來自丁家山村。

  黃龍淼正是該公司的稻谷供應大戶。他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那批鎘米是由丁家山村2014年的稻谷加工而成。

  為此,聯超糧油受到高額處罰,黃龍淼的稻谷也少了穩定的銷路。

  黃龍淼不甘心,他到柴桑區環保局投訴了稻谷鎘超標的問題。

  2015年9月,柴桑區環保局回復稱,『你提供的檢驗報告單中生產者為九江聯超糧油工業有限公司,雖然你種植的稻谷經九江聯超糧油工業有限公司加工成大米後入超市銷售,但不能證明該檢測批次的大米產品為你所種植的稻谷。』

  柴桑區環保局還表示,大米被檢測出鎘超標存在多種原因,如稻谷品種、土壤背景、超量施肥等都會造成稻谷鎘超標。所以,黃龍淼提供的稻米樣本鎘超標,不能證明是由礦山污染造成的。

  黃龍淼想不通,怎樣纔能證明那批大米是丁家山的稻谷加工而成?除了礦山污染,還有什麼原因能夠導致稻谷鎘超標?

  2015年10月,當地媒體《潯陽晚報》也曝出過丁家山鎘米的問題,同樣沒有引起關注。

  此後的2015年11月、2016年12月,黃龍淼又把自家田裡當年出產的稻谷取樣,送到江西省糧油質量監督檢驗站檢測。

  黃龍淼向新京報記者展示了這兩份檢測報告。報告顯示,兩份稻谷樣本的鎘含量均為0.71mg/kg,超過國家標准限量三倍多。

  黃龍淼稱,檢測後,他多次向柴桑區環保局、區農業局和區信訪局,以及九江市環保局、市信訪局和市國土資源局反映鎘米問題,但均無果。

  6年前,已確認礦山污染農田

  對於在丁家山附近種植稻谷的潛在風險,當地政府及礦區並非全不知情。

  丁家山村北側有一處金銅硫礦。距礦區一公裡左右還有一處銅硫礦,緊挨生機林村。兩處礦山再往西北方向,是劉倉村。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銅硫礦、金銅硫礦分別位於丁家山的兩個山頭,在山頂上光禿禿的位置,金銅硫礦的山頭已被鑿出一個大坑。礦山下是村莊和大片的稻田、棉地。從衛星地圖上看,礦區距離最近的民居不足500米。

  銅硫礦成立於1970年,在2008年改制重組成立股份制企業,至今已有近50年的開采歷史。金銅硫礦始開采於1989年,前期以開采金礦為主,污染較小。目前,兩個礦區均已停產。

  關停前,兩個礦區均隸屬於九江礦冶有限公司。工商資料顯示,九江礦冶有兩大股東,一為北京創盈科技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持股84%;一為九江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持股16%。

  早在6年前,金銅硫礦與附近村莊的污染關系,便已得到當地環保部門和九江礦冶的確認。

  2011年,丁家山村遭遇了長時間的暴雨。暴雨過後,山上的淤泥污水被衝進農田。

  丁家山村村民文思江向新京報記者展示了一組當時拍攝的照片,照片中的村莊毫無生機:水田裡的秧苗發黑,土壤呈青褐色,排水渠中的水渾濁不堪,一旁有枯死的草木。

  『剛插下的秧苗都死掉了,根都浮在了泥土上面。』文思江說。

  那次暴雨過後,文思江等村民將問題反映到了九江市環保局。柴桑區環保局(當時為九江縣環保局)調查後認為,礦區在污水處理上存在問題。

  政府對礦山污染農田的事實予以了正式確認。

  2011年,柴桑區環保局在《關於九江礦冶有限公司丁家山金銅硫礦污染糾紛調查處理情況的報告》中指出,礦區的兩個廢水收集池塘面積較小,沒有任何防滲漏措施。池塘內高酸性的廢水,使丁家山村及劉倉村部分水域水質受到影響,存在嚴重污染隱患。同時,礦區的廢水收集系統『因多年無人管理而遭受破壞,污水處理設施一直停止運行』。『礦區雨水、污水隨地勢主要分兩處外流,一處流入團魚塘水庫,一處流入聶家?水庫。』加之2011年嚴重乾旱,『水庫內水質污染加重,直接影響其下游農田、棉地的灌溉,受影響面積較大。』

  另外在廢石處理方面,2006年,前礦主開采硫礦石後剝離出品位較低的廢石露天堆放,『致使礦石氧化、雨水浸濕,產生高濃度的酸性廢水,對下游水庫水質構成威脅』。

  對此,礦區並不否認。它承認,丁家山金銅硫礦超標廢水下泄,致使丁家山村八組、十二組部分農田、棉地遭受不同程度污染,並同意一次性支付村民污染補償費共計17萬元。

  2013年6月,當地礦區還與丁家山村八組、十二組的村民簽訂過協議。雙方約定,礦區每年付給村民每畝地600元的賠償費;賠償期間,村民不得在這些土地上進行耕種,如果強行耕種,造成的後果及損失全部由村民承擔。

  治污後,仍觸目驚心

  在一次性付給村民17萬元補償後,九江礦冶又多次向村民支付過污染治理等費用。

  與此同時,礦區也被要求進行環境治理。

  2011年暴雨後,柴桑區環保局責令九江礦冶對礦區污水處理設施進行檢修,並責令其盡快制定污染治理方案,進行全面治理。

  2013年6月,九江礦冶與丁家山村八組、十二組簽訂的前述協議中,除了按照每年每畝地600元的標准給予村民賠償外,還承諾對礦山污水進行中和處理,同時清理礦山表面遺留的廢礦。

  據丁家山村村民介紹,礦區曾在水庫中撒石灰,以中和流入水庫的酸性廢水。

  在上述協議中,九江礦冶將污染歸咎於改制前的『歷史遺留問題』。協議稱,自2007年丁家山金銅硫礦移交九江礦冶總公司以來,總公司與九江礦冶均未對礦山進行開采。污染的主要原因是改制前公司廢棄的礦石,經雨水衝刷產生了廢水。據曾在銅硫礦工作的文思江介紹,九江礦冶總公司和九江礦冶有限公司實質上是同一個公司。

  事實上,礦區的酸性廢水不僅出自生產過程,還有相當一部分來源於露天堆放的廢棄礦石。如果廢礦不被清理掉,即使礦區停產,下過大雨後依然會產生酸性廢水,污染也會持續下去。

  廢水流經處,土壤也可能受到侵蝕。目前,柴桑區環保局正對丁家山村的土壤進行檢測。熊家春稱,檢測土壤需要有一個自然風乾的過程,可能要耗時1個月左右。

  沒人反映鎘超標?

  2017年11月17日,柴桑區委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多年前村民已被告知不能在污染范圍內的農田種植農作物。但是,直至此次鎘米事件曝光前,村民們仍在污染賠償范圍內耕種水稻。

  這位工作人員說,村民之所以選擇繼續種植,可能是出於僥幸心理。

  多位當地農民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早就知道村裡的農田受到了污染,但始終沒人告訴他們稻谷的問題會如此嚴重。

  此次鎘米事件曝光後,糧食主管部門已著手進行檢測。『對稻谷的取樣檢測工作由江西省糧油質檢中心直接進行,現在還沒得到檢測結果。』2017年11月20日,柴桑區糧食局局長陳發揚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透露,檢測結果出來後,將反饋給村民。

  21日,江西省糧油質檢中心的一位負責人表示,稻谷樣本的檢測結果已經出來,但他不方便透露。截至11月23日,黃龍淼稱尚無人向他反饋稻谷檢測結果。

  檢測抽取的5份稻谷樣本,分別來自港口街鎮丁家山村、生機林村的5戶村民家中。黃龍淼家地裡,2017年出產的稻谷便是樣本之一。

  不過,陳發揚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自己於2015年12月方纔到任。田靜的檢測結果公布前,他並不清楚當地的鎘米問題。『去年沒收到反映,今年也沒人反映過。我怎麼會知道有鎘超標呢?』

  污染范圍『肯定不科學』

  2017年11月13日,港口街鎮政府要求丁家山村、生機林村、劉倉村等三個村莊的相關村民簽訂承諾書。

  在承諾書中,村民需承諾不在『丁家山銅硫礦污染賠償范圍』內的土地上種植水稻等可食性農作物。

  港口街鎮政府劃定的污染賠償范圍,以丁家山銅硫礦為圓心展開,涵蓋了周邊上述三個村莊的部分農田,共涉及土地382畝。

  這是目前關於港口街鎮遭受礦山污染范圍的最新數據。

  一些村民認為,這個污染范圍的劃定並不准確。比如,三次檢測出自家稻谷鎘超標的黃龍淼,他家的農田就不在這個范圍內。

  2015年到任柴桑區環保局局長的熊家春說,他對此前的工作並不熟悉。所以,這382畝的范圍究竟是何時劃定的、怎樣劃定的,他並不清楚。近一兩年來,鎮政府劃定的污染范圍都維持在382畝這個面積,沒有擴大。

  他也認為,現在劃定的382畝范圍『肯定不科學』。『如果不治理,將來范圍還會擴大。』

  為此,柴桑區環保局已經聘請了有資質的第三方公司,重新啟動了污染范圍的測定工作。測定以礦區為原點,向四周輻射,污染到哪,具體方案就到哪。『測定要有個過程,估計兩三個月都不止。』熊家春說。

  熊家春告訴新京報記者,礦山1970年剛開始開采時可能只有幾十畝,但污染一直持續,污染范圍也在慢慢擴大。上世紀80年代,政府等方面曾根據礦區水流的范圍劃定了污染范圍。『那個時候沒有檢測手段,條件不允許,(劃范圍時)只有通過地方政府跟企業、農戶三方坐下來談。』

  為了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從2015年起,柴桑區環保局開始向環保部申請重金屬土壤治理項目,僅2016年、2017年就申請了4個項目。『我們在連續地申報這個項目,但不一定項目報過去就能批。』熊家春將申報形容為『范進中舉』,『今年沒考上,明年再來』。

  目前,這些項目仍處於待上級環保部門審批階段。

  而此次事件爆發後,柴桑區環保局很快發出通報,稱官方已按有關程序啟動永久性閉礦工作。此外,還要對礦區進行生態修復和植被恢復。

  2017年11月15日,在丁家山村通往礦區的路上,新京報記者看到多個水質渾濁的水庫,其中既有雨水,也有從山上流下的廢水。水庫是種植水稻灌溉用水的來源之一。此外,田地周圍還有一些水渠,裡面的水從礦山上流下,不時可以看到醬油色的液體。部分農田已經撂荒,有的地方寸草不生。

  17日,熊家春告訴新京報記者,環保局對疑似污染區域水質的檢測結果已經出來了,不存在鎘超標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環保局選取的樣本來自不遠處的東湖入口,而非檢出問題稻谷的丁家山村水田。

原標題:誰『染』出了山村鎘米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編輯:楊楊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第八屆全國小戲小品曲藝大展在合肥開幕

安徽5個全國紅色旅游 經典景區基礎設施將『昇級』

《生逢燦爛的日子》開播,是安徽省...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網購刷單、...

安徽經濟發展成績單發布 一項指標居全國第7

小威曝光與丈夫熱舞照 舞鞋驚艷閃耀...

當球星都被P成女人 這次C羅顏值不如梅西

早餐四原則:主食肯定不能少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