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科技互聯網

八問共享單車退費難:巨額押金去哪了 監管是否缺位

時間:2017-11-15 08:50:44

  今年8月,在《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關於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明確規定要加強用戶資金安全監管。依照該規定,企業對用戶收取押金、預付資金的,應嚴格區分企業自有資金和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防控用戶資金風險。

  而在此前北京市發布的《北京市鼓勵規范發展共享自行車的指導意見(試行)》中,也已明確提出,為加強押金及信息安全,鼓勵企業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賃服務,收取押金的,企業須在本市開立資金專用賬戶,自覺接受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及開戶商業銀行監管,實行專款專用。同時,企業退出運營前要向社會公示,退還承租人押金。

  雖然相關部門要求對用戶資金的安全進行監管,但實際執行上並不盡如人意。

  1巨額押金去哪了?

  今年10月份,原酷騎公司CEO高唯偉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對於押金第三方監管的問題,當時和民生銀行簽署押金存管協議,但是並沒有實際的對接。而部分由公司保管的押金(約3億人民幣)直接用於公司運營以及購買車輛。而民生銀行也曾發布聲明稱,民生銀行並未與酷騎公司開展任何實質業務合作。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在一檔訪談中表示,摩拜單車押金的賬戶一直是獨立的,被監管的。摩拜跟招商銀行有合作,專門來監管押金的賬戶。另據公開報道,今年2月28日,摩拜單車、招商銀行聯合宣布雙方達成戰略合作,未來將在押金監管、支付結算、金融、服務和市場營銷等方面展開全方位合作。

  對此,北京匯佳律師事務所律師、北京市消費者協會法律顧問邱寶昌指出,出現共享單車押金退款難問題,表面看是一個消費者權益受到了侵害,但實際上涉及金融秩序如何規范。

  2逾期未退可否『退一賠三』?

  目前,『酷騎』面臨用戶押金退款危機,而其在用戶注冊時承諾的『1-7個工作日』的押金退款時限是否涉嫌虛假宣傳?消費者是否可以據此要求『酷騎』『退一賠三』?

  對此,邱寶昌介紹,如果是我們購買到不符合描述的產品,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三倍;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五百元的,為五百元。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永傑律師則認為,用戶使用單車交納押金並支付單車使用費,單車經營企業與用戶之間已構成服務合同法律關系,企業關於『1-7個工作日』退還押金的承諾構成合同內容,用戶可以要求單車經營企業承擔違約責任,退還押金,賠償損失。但此行為並不能構成《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虛假宣傳。

  3賬戶餘額不退能否索賠?

  昨日,在原酷騎單車總部,多名消費者向記者反映,盡管自己的押金已順利退款到賬,可充值的金額卻依舊退不了,只能再次進行登記。

  對此,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永傑認為,用戶對單車APP賬戶裡的充值餘額享有財產權,單車經營企業不退還充值餘額的做法涉嫌侵佔,應當及時退還。而一旦共享單車經營企業出現破產問題時,用戶未退還的押金和賬戶餘額可作為破產債權進行債權申報。

  4退費新規設門檻是否合理?

  在『酷騎』頒布的『退款新規』中,對於現場退款用戶的身份進行了『說明』,其中包括『只能本人或直系親屬,他人不得代辦』等要求。

  對此,邱寶昌說,這種退費的規定非常不合理,實際上消費者從哪個途徑提交押金就應該從哪種途徑去退費,強制規定只能是本人或者說是其近親屬纔可以退押金的話,就是人為設置障礙。

  邱寶昌猜測,有可能是運營公司目前沒有那麼多錢來辦理退款業務,這樣的話可以暫時緩解它的退款壓力。共享單車的投資很大,但是拿消費者的押金再去進行投入的話,一旦企業在競爭中失去市場,投資者可能血本無歸,並且還會把消費者的押金賠上。

  5消費者維權成本誰來承擔?

  由於手機APP已無法登錄,『酷騎』用戶的押金退款只能前往原『酷騎』公司總部進行,而眾多來到現場退款的用戶向記者表示,他們都是請假過來退款的,很多人也是幫助他人代辦退款。

  邱寶昌認為,在利用手機軟件無法正常退款的前提下,這些格式條款加重了消費者的責任。這種條款是無效的,消費者在與商家協商解決時,可以向相關部門投訴舉報,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

  為幾百塊錢的押金去起訴,維權成本相對較高。邱寶昌表示,這就需要市場監管部門要切實做到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如果是商家違約,沒有按照合同約定履行義務的話,企業不僅需要履行義務,因違約而給消費者帶來的損失,也應由企業承擔,包括交通費、誤工費等必要合理費用。

  6私賣共享單車是否擔責?

  目前在一些電商平臺上,一些人聲稱自己沒有拿到共享單車企業的押金退款,而在電商平臺上公開叫賣自己手中的共享單車。

  邱寶昌對此表示,在押金、餘額退款困難的前提下,消費者可以通過多種途徑合理維權。無論出於何種原因,用戶私自扣車,甚至在網絡平臺上賣車達到法定數額,都會涉嫌盜竊罪。

  王永傑同樣認為,用戶在二手交易網站發布共享單車交易信息,或者將單車佔為己有的行為,達到法定數額,將涉嫌盜竊罪。

  7免押金提供服務是否可行?

  在北京市發布的『關於鼓勵規范發展共享單車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提及,在押金信息管理上,鼓勵企業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賃服務,收取押金的企業須在本市開立資金專用賬戶的要求。此前,不少企業也和具有信用評價體系的網絡平臺聯合,嘗試對信用條件較好的用戶提供免押金的單車租賃服務。

  世界資源研究所中國交通項目部主任劉岱宗表示,企業收取押金的主要目的之一是為了確保消費者不去故意損毀單車,維持運營秩序,而想要達成此目的,還可以通過建立消費者信用體系和正向鼓勵等多重手段,不一定只依賴於押金。

  信用體系的建立對於規范管理共享單車使用情況肯定能有所幫助,將用戶在共享單車使用情況納入到個人征信中,但建設承租人信用體系的成本很高,正向鼓勵更能被消費者接納。因此需要綜合考量投訴舉報渠道、舉證方式、各類糾紛等問題。現階段,還可通過正向鼓勵的手段,規范騎行人使用、停放秩序,也更能為消費者接納。

  8押金監管是否缺位?

  今年8月,在《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關於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明確規定要加強用戶資金安全監管。

  邱寶昌表示,雖然相關部門在共享單車企業資金監管問題上有相關規定,但沒有明確指出如果企業違反該規定會受到怎樣的處罰。在現有的法律法規背景下,即便是共享單車租賃企業不自覺遵守,監管部門也很難對企業進行有力的處罰,同樣消費者維權也存在較大的難度。

  目前共享單車市場已趨於飽和,但也應該進一步審核相關企業的從業資質,把牢核發牌照這一關,首先就要求企業建立好存放消費者押金的共管賬戶或專用賬戶。在企業運營中也要確保企業必須將押金存入受監管的賬戶內,否則監管就很可能流於形式。

原標題:八問共享單車退費難:巨額押金去哪了?監管是否缺位?
來源:新京報  作者:裴劍飛 趙凱迪  編輯:王騰飛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皖南國際文化旅游示范區旅游營銷聯...

巢湖民歌演唱會在肥精彩上演

張鈞甯《溫暖的弦》殺青 片場含淚告...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網購刷單、...

『雙11』交易額破百億,招行信用卡僅用不到11小時

2018世界杯用球發布 致敬經典黑白塊...

詹皇:球哥讓我想起年輕時候 繼續進步變偉大控衛

早餐四原則:主食肯定不能少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