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國際國際新聞

特朗普亞太行再強調印太概念 美新亞洲戰略將出?

時間:2017-11-14 09:54:10

  10個月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伊始,就突然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讓亞太諸國對特朗普在『美國優先』口號下所展現出的孤立主義傾向充滿懮慮。執政近一年之後,特朗普的亞洲政策似乎已經若隱若現。而11月5日開始的特朗普首次亞太之行,成了外界窺視特朗普亞洲政策的一個絕佳機會。

  一方面,特朗普在亞洲各國繼續強調著所謂的『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似乎這個以『印太』為名的新的亞洲戰略已經呼之欲出,但卻很少有人知道這個這戰略的確切內涵。

  另一方面,特朗普仍然在批評所謂的不公平貿易,堅持締結雙邊貿易協議,而絕不會『再進入一個困住我們雙手,犧牲我們主權,努力做一些看上去有意義但實際是不可行事情的大型協定。』

  如果特朗普真的有一個清晰的亞洲政策,那麼他的亞洲政策中的安全政策與經濟政策似乎並不協調。一些人認為,特朗普在這個地區的政策其實就是走一步算一步。而另一些特朗普的批評者懷疑,特朗普在退出TPP之後根本沒有明確的亞洲政策。

  當地時間2017年11月13日,菲律賓馬尼拉,東盟峰會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印度總理莫迪舉行雙邊會晤。

  特朗普提出亞洲新政策?

  此次亞洲訪問之前,有華盛頓觀察人士稱,特朗普可能會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上闡述他的新亞洲政策。11月10日,『印度洋-太平洋』成了特朗普在越南峴港演講最重要的關鍵詞之一。

  『今天我在這裡提供一種新的和美國的伙伴關系來共同工作,在所有印度太平洋國家中加強友誼和商務的聯系,來共同推進我們的繁榮和安全。』11月10日,特朗普在APEC會議上說,『在這個伙伴關系的中心,我們尋找基於公正和互惠基礎上的堅實的貿易關系。』

  11月10日,特朗普在APEC演講中表示,願意『同所有願意成為我們伙伴,願意遵守公正和互惠貿易原則的印度太平洋國家締結雙邊貿易協定。』但是不會『再進入一個困住我們雙手,犧牲我們主權,努力做一些看上去有意義但實際是不可行事情的大型協定。』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高級主任帕特裡克·M·克羅寧(Patrick M。 Cronin)11月11日在《外交官》(THE DIPLOMAT)雜志撰文指出,特朗普的亞洲五國之行標志著美國『後轉向亞洲』戰略的開始。

  克羅寧說,通過一系列峰會和演講,特朗普闡述了他對於保持這片對美國至關重要的、廣袤的繁榮之地的和平更加廣泛的觀點。而特朗普在峴港的演講闡述了美國政府新的亞洲政策。

  克羅寧此前表示,特朗普政府印太戰略的核心是與中國的長期性戰略競爭,尤其是在經濟領域。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主旨是,在以往美國政府維持與深化像與韓國和日本這些我們最好、最強勁的同盟關系的基礎上,把它們擴展到新的伙伴,尤其是印度,因此稱為印度-太平洋戰略,並試圖通過長期的競爭和平衡力來應對亞洲出現的權力擴散。

  上海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雷愛華(Ivan Rasmussen)日前對澎湃新聞表示,特朗普的戰略可能會聚焦於經濟問題上。但是鑒於特朗普對軍事力量也很感興趣,他也很樂意聽取身邊將軍的建議,所以不應忽視其中可能的安全因素。

  雷愛華認為,特朗普戰略中一個值得注意的轉變就是從多邊體系向雙邊體系的轉變。雷愛華指出,美國傳統上傾向依靠多邊機制和強大盟友支持的多邊體系,而特朗普和政府中的許多人更傾向於關注雙邊關系,這是一個重要的轉變。特朗普上任不久就宣布退出了TPP,目前也在就北美自由貿易區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進行重新談判。

  『印太』取代『亞太』

  自從10月18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首先提出『自由而開放的印太』這一概念後,美國政府就開始使用『印太』的說法取代『亞太』。

  在這場題為『定義下個世紀的美印關系』的演講中,蒂勒森稱,包括整個印度洋、西太平洋沿岸的所有國家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將是21世紀全球最重要的部分。蒂勒森說,美國需要加強與印度合作,以確保印太地區是一個日益和平、穩定與繁榮的地方,以使它不成為一個混亂、衝突和掠奪式經濟的地方。

  就在特朗普出訪亞洲前夕,白宮國家安全助理麥克馬斯特(Herbert R McMaster)也明確表示,特朗普此行著眼的三大目標之一,就是要推動建設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美國政府已經在這一地區展開了密集的外交活動。在蒂勒森闡述完『自由而開放的印太』的概念不久,從10月20日到26日,他就沿著印度洋的北緣展開訪問,從沙特、卡塔爾到阿富汗和伊拉克,再到巴基斯坦和印度。而國防部長馬蒂斯則從23日開始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出席東盟防長擴大會議以來,又先後造訪了泰國與韓國。

  這是一場連橫合縱式的外交:一個是從中東到南亞,一個是從東南亞到東北亞,兩人的行程幾乎走遍了亞歐大陸南部和東部邊緣所有地區,其中貫穿了多個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傳統盟友。

  『馬蒂斯首次參加東盟防長擴大會,特朗普有意利用這種高規格的方式凸顯自己對於本地區的重視。他試圖傳遞的信號是:美國不會離開亞太。』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韋宗友日前對澎湃新聞說。

  10月25日,訪問美國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出席美國智庫外交關系協會(CFR)活動時表示,他認為特朗普政府仍然在發展美國的亞洲政策。李顯龍透露,此次和美國多名部長會面時,他們也表示,當前美國沒有和亞洲脫離接觸。盡管如此,美方官員表示,美國在考慮以『一種不同的方式』展開接觸。

  11月10日,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吳心伯在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的一次學術會議上稱,目前特朗普政府正在緊鑼密鼓的准備國家戰略安全報告,今年年內或將公布,而其中關於亞太的部分就寫進了『印太戰略』。這一報告起草工作由美國國防部在進行。

  『印太戰略』並非新概念

  盡管特朗普政府竭力避免使用過去『亞太』的概念,但有美國專家指出,所謂的『印太戰略』並非什麼新鮮概念,也沒有跳出美國與亞洲接觸的傳統框架。

  雷愛華對澎湃新聞表示,盡管特朗普政府創造了一個新的名字,但是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政策具體是什麼。雷愛華暗示,特朗普與奧巴馬的亞太政策可能並沒有太大區別。『「轉向亞洲」作為一個政策名稱已經結束,但是可能並不意味著政策本身的結束。』

  吳心伯也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在某種意義上與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的思路是一樣的。就是在從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監視中國的海上活動,以及在戰略上加強對中國的制衡。

  吳心伯指出,蒂勒森10月18日在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的講話,已經透露出這一戰略。蒂勒森說,一方面強調需要加強與印度的合作,另一方面指責中國在該地區采取所謂的『掠奪式經濟』。

  『實際在某種意義上,今年夏天印度跟中國(在洞朗)的對峙提高了它在美國戰略中的地位,這對美國印太戰略的出臺是有幫助的,』吳心伯指出,『特朗普有可能把對華政策上昇到更大的框架下,就是印太戰略,以制衡中國為主。』

  據美國媒體報道,而就在特朗普訪問日本期間,11月5日,一位匿名的白宮官員則否認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戰略』目的是為了遏制中國。

  雷愛華教授也表示,他不認為美國會在自己的政策中利用印度來對抗或者遏制中國。實際上,美國希望以更加深入的方式與這些地區經濟崛起的國家進行接觸。

  蒂勒森的亞洲之行始於中東,收筆卻是在印度。蒂勒森對印度的訪問距離馬蒂斯對印度的訪問不足一月,9月,蒂勒森剛剛完成了對印度的首次訪問,這也是特朗普政府內閣成員首次訪問印度。在實際安全與防務合作層面,早在印度總理莫迪今年6月訪問美國的時候,美印就再次確認了印度作為美國『重大防務合作伙伴』地位。

  『四國聯盟』無法遏制中國

  《朝日新聞》11月3日報道稱,『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構想,是以美印日澳四個盟國為中心,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謀求構建基於航行自由、法治、公正自由互惠貿易的開放秩序的戰略。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務院13日發表聲明稱,美日印澳當日在馬尼拉就『印度洋-太平洋』問題進行了磋商。美國國務院聲明說,四方討論了促進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繁榮與安全的共同願景。四方承諾深化合作,將繼續討論加強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

  實際上,蒂勒森10月18日的演講中,就透露了未來以美國、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四國為首的本地區安全架構以及『大亞太』或者說是印太的構思。10月26日,蒂勒森在訪印期間建議,美印在南亞及亞太地區共同建設道路和港口。蒂勒森甚至還建議,共同建設一條連接孟加拉國和阿富汗的道路,以便巴基斯坦也能加入到該項目中。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0月25日也表示,希望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建立首腦級別戰略對話,以亞洲的南海經印度洋至非洲這一地帶為中心,共同推動在該地區的自由貿易及防衛合作。

  正如許多專家指出的,這個『四國聯盟』的構想實際上最早源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07年,安倍晉三倡議美日印澳四國舉行四邊安全對話。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日前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這次有關國家又試圖炒作這個所謂的『四國聯盟』,當然有針對中國的層面。特別是在他們看來,中國崛起以後會對地區形勢帶來一些重大的影響。但是實際上,現在沒有任何機制、任何聯盟,可以遏制中國。

  阮宗澤說,四國表面上團結,但是各自的需求是不一樣的,很難說他們完全一條心,只是偶爾針對中國而走在一起,這四國可以說『同床異夢』。

  11月6日,特朗普訪問日本期間一邊強調美日同盟的牢固,展現美日團結。另一方面,特朗普卻對美日貿易表達不滿,抱怨美國與日本之間的貿易不夠公平、不夠開放。10日,在峴港出席APEC領導人會議時,特朗普也再次喊出『美國第一』的口號。

  而對於印度和澳大利亞,上海紐約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何諳銳(Eric Hundman)指出,印度相對來說依然是一個非常獨立的角色。而在澳大利亞,還有很多人希望與亞洲,特別是東亞建立更緊密的關系。

原標題:特朗普亞太行再強調『印太』概念,美國新亞洲戰略呼之欲出?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  編輯:楊楊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皖南國際文化旅游示范區旅游營銷聯...

巢湖民歌演唱會在肥精彩上演

張鈞甯《溫暖的弦》殺青 片場含淚告...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網購刷單、...

快遞量破紀錄 智慧物流助力『雙11』提速

2018世界杯用球發布 致敬經典黑白塊...

合肥馬拉松成秀場 各路大神閃亮登臺

早餐四原則:主食肯定不能少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