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社會案件關注

起底『三假』醫院:偽造新聞聯播 假冒政府公章

時間:2017-08-07 13:42:23
 某市政府開會圖片,被PS成一個虛構『國家863肝病救助活動』。 某市政府開會圖片,被PS成一個虛構『國家863肝病救助活動』。 
東方肝泰醫院篡改新聞聯播,假聲音假畫面。 東方肝泰醫院篡改新聞聯播,假聲音假畫面。 
這個虛構的『863肝病救助工程』還有專門網站。這個虛構的『863肝病救助工程』還有專門網站。
 原本是武漢同濟醫院的圖片,被PS成虛構的國家救助工程。 原本是武漢同濟醫院的圖片,被PS成虛構的國家救助工程。 
『三假醫院』東方肝泰醫院的官網及醫院大樓。『三假醫院』東方肝泰醫院的官網及醫院大樓。
武漢東方肝泰醫院的醫生王巍 ,自稱是863肝病救助工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武漢東方肝泰醫院的醫生王巍 ,自稱是863肝病救助工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近日,一個至少變換9種身份的冒牌專家劉洪斌(有電視節目寫作『濱』)縱橫全國近10個衛視頻道被網友曝光,讓國人再次聚焦虛假醫藥廣告亂象。隨著電視醫療廣告門檻變高、監管趨嚴,越來越多虛假廣告轉戰互聯網,尋找更加隱蔽的方式生存。

  7月2 8日是世界肝炎日。多名乙肝患者最近向南方都市報記者報料稱,國內多地多家民營肝病專科醫院不同程度打著『國家醫療扶貧、救助工程』的旗號,在其網站首頁上標榜自己是救助項目定點醫院,聲稱來就診的患者可申請2000元到數萬元不等的醫療救助,由國家衛生部門、民政部門、中國扶貧開發協會等官方或者半官方機構支持,以此招攬患者。

  民政部、國家衛計委、中國紅十字會、中國肝炎防治基金會、中國醫藥教育協會、中國扶貧開發協會等多部門和社會組織向南都記者澄清,和這些『國字號』救助工程從沒有或已結束合作關系。

  假借『國家的名義』,虛構國家醫療救助工程,欺騙那些原本就已經處於社會最底層、最窮的病人。南方都市報記者為此展開了調查。

  造假篇

  虛構國家救助項目架網站釣魚

  武漢東方肝泰醫院是一家治療肝病為主的專科民營醫院。打開其官網,可以發現醫院名稱下方寫著『863肝病救助工程定點單位』。

  南都記者隨後點開肝泰醫院的聊天諮詢窗口,詢問863肝病救助工程是醫院自己發起的慈善公益項目,還是國家支持的項目?一名顯示為潘醫生的工作人員表示,『這是國家863肝病救助工程提供的肝病救助金。』

  國家有關部門是否確實成立過863肝病救助工程?中國權威肝病專家、北京大學醫學部病原生物學系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莊輝表示,『沒有聽說過』。

  所謂的『863肝病救助工程』到底是什麼?南都記者找到一個名為『863肝病救助工程網』的網站,其自稱是『救助金發放唯一入口』。

  『863肝病救助工程網』在項目介紹中提到,為解決肝病患者面臨的就診難題,尤其是為來自貧困地區的肝病患者提供一定免費治療和愛心救助,讓更多的肝病患者能夠擺脫疾病的困擾,『由國家衛生部申請國家專項撥款積極救助肝病患者,解決患者看病貴、看病難,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

  根據這個網站的介紹,『2013年1月10日,由國家衛生部、中國國際生命工程院、上海華東肝病診療基地、上海肝病臨床醫學總院、武漢東方肝泰肝病醫院、甘肅瑞康肝病醫院、首科醫學工程院、863肝病康復救助辦公室,共同組建863肝病康復救助委員會,發起863肝病康復救助工程。』

  此外,該網站還稱,定點醫院的863肝病康復救助活動,受到『中國紅十字總會,中華慈善總會,國家疾控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的聯合支持』。

  這個所謂的863肝病救助工程,將中國國家層面的醫療、救助、慈善相關機構統統牽扯進來,為自己瘋狂背書。而其救助活動的形式是,國家肝病基金會共發放3000份救助指標,凡撥打全國肝病救助專線獲得救助指標的患者,即可享受國家提供的2000-30000元肝病救助金,還可享受最新生物乙肝轉陰針劑,費用一律減免10%。

  所謂的863肝病康復救助委員會辦公室設在北京市宣武區南緯路27號。這裡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所在地。中國疾控中心的保安和收發室工作人員告訴南都記者,這裡從來『沒有什麼863肝病救助辦公室』。

  偽造新聞聯播假冒政府公章

  『863肝病救助工程網』上圖文並茂,信息量十分豐富。據網站介紹,863肝病康復救助工程新聞發布會於2013年1月10日下午在衛生部新聞辦舉辦。

  照片上顯示,中國國際生命醫學工程院肝癌基金———暨『863肝病救助活動』啟動儀式新聞發布會。而照片實則是PS(修改)的,實際上是中國醫藥發展基金啟動儀式———暨中國網中國醫藥頻道發展規劃,於2012年12月16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

  『863肝病救助工程網』上另一張圖片顯示為『863肝病救助活動指定醫院授權儀式』,但圖片中講臺上卻貼有同濟醫院的頭銜,講話的人身穿學士服。南都記者在同濟醫院官方網站上發現,同一張圖片實際上是2011年9月,同濟醫院普通外科、泌尿外科專科醫師培訓中心舉行揭牌儀式。

  除了圖片,一段偽造央視新聞頻道午間新聞的視頻也掛在首頁上,將網址和電話號碼打在了屏幕上,但是這段視頻並沒有央視新聞頻道的臺標。

  在互聯網上,南都記者還找到一段嫁接新聞聯播主持報道畫面的視頻,聲稱:『《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中提出的,2015年實現全國無肝炎規劃,深化醫療改革,切實做好消滅和控制乙肝的衛生工作。今天,由國家肝病基金會、中華慈善總會、國際疾控中心聯合舉辦的863肝病康復救助活動在北京正式啟動。』

  這段視頻也系偽造。國家並未曾提出『2015年實現全國無肝炎』規劃。

  除了偽造媒體報道,該工程網上還列出了大量受助人員的名單,以及部分援助案例。援助案例中的每一個受援助人員,都曬出了申請救助的申請表以及村委會和當地民政部門出具的貧困證明。

  申請表上蓋有國家863肝病救助工程委員會印章;貧困證明上也有村委會和地方民政局的印章。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這些證明並沒有用紅頭文件紙,也沒有官方部門的抬頭,而是普通信紙,細看印章疑似後期PS上去的。

  至少一些援助人員信息是編造出來的。其中有一名被列出的受助人員名叫談麗,申請表上顯示為廣州花都區太源村村民,獲得2000元的救助。

  南都記者向花都區民政局求證,花都區民政局救災救助科的工作人員表示,花都區民政局並沒有出具過談麗的這份貧困證明。該證明上的太源村並不在花都區的轄區內,其證明上所蓋公章也並非花都區民政局的公章樣式。

  此外,工作人員還表示,此份證明蓋章的流程也存在問題,花都區的貧困證明蓋章流程是按照『村-鎮-區』來進行的,這份證明缺少街鎮一級的蓋章。

  借省級電視臺公益節目背書

  媒體也成為了其虛假廣告『忽悠鏈』上的重要一環。除了虛構『國字號工程』,聲稱自己是該工程在當地的指定醫院,武漢東方肝泰醫院還尋找了地方權威的公益節目為其進一步背書。

  東方肝泰醫院首頁上浮動著幾處炫目的彈窗廣告———『幫女郎·陽光愛心』肝病救助公益行動,聲稱網絡預約可以享受0元查肝、肝病專項救助金2000元-1萬元,100名特困患者可免費治療。

  《幫女郎在行動》(下簡稱幫女郎)是湖北電視臺綜合頻道制作的一檔公益節目。幫女郎的一檔電視廣告曾稱,『幫女郎攜手陽光愛心基金聯合湖北五大頻道,共同發起863肝病專項救助工程,由武漢東方肝泰醫院全程公益協助。』

  這樣一來,原本生硬的給醫院打的硬廣告,就一下子轉變為報道醫院支持公益行動的硬新聞。

  幫女郎節目組在微博上告訴南都記者,『這是去年的活動,今年沒有這個活動』。接到南都記者電話後,節目組方面已經聯系肝泰醫院,要求對方撤下相關彈窗廣告,並寫一份承諾書。7月26日下午6點,東方肝泰醫院的網站進行了更新,幫女郎相關的信息被刪除,但863肝病救助工程有關信息仍然懸浮在首頁。

  開藥篇

  猛開輔助用藥患者花數萬過度醫療

  當患者去這些醫院就診之後,民營醫院的所謂肝病專科醫生就會忽悠病人采用昂貴而非規范的療法,讓患者花費本來遠遠不需要花費的價錢去治療。在這些民營醫院,一些僅僅是慢性乙肝的患者數月的治療花費就多達數萬元,這些錢本來夠他們吃好幾年的一線抗病毒藥物。

  慢性乙肝患者劉帥(化名)患乙肝十幾年,他沒有好好治療過,但2013年年底開始,劉帥感覺身體明顯不適,精力大不如前。他在鎮上的醫院做檢查,發現病情進展到了早期肝硬化,纔覺得事情嚴重,打算找一個好點的醫院來治療。

  2014年2月,他在電視上看到了武漢東方肝泰醫院的廣告,號稱『9·11生物疫苗療法』集合『病毒分離治療儀』能使乙肝轉陰。廣告中還稱,大小三陽40-60天確保轉陰,早期肝纖維、肝硬化、肝腹水10-15天可康復。對自己感到擔懮的劉帥看了這些廣告詞,非常相信。

  幾天後,劉帥來到東方肝泰醫院就診。等檢查結果出來,接診醫生告訴他很嚴重,要准備幾萬元。治病心切的劉帥第二天就住進了醫院。

  在醫院住了22天,『每天都是輸液,要做體外光波治療和深部熱療,每晚還要吃抗病毒藥阿德福韋酯。』劉帥告訴南都記者,一拉賬單,總費用是56290 。12元。『我都沒錢再治了,他們說病情有明顯好轉,就出院了。』出院後,醫生讓劉帥每天吃阿德福韋酯,每月去肝泰復查,『他們說這就是9·11療法』。

  肝病權威:『真正有效的就只有一種藥』

  這張住院22天收費5.6萬的住院醫療醫療收費明細表,劉帥一直保存著。北京某三甲醫院肝病權威專家看了之後對南都記者說,這簡直是『反客為主』,收費明細裡面就只有阿德福韋酯一種藥物是真正管用的,其他的『體外光波治療』、『深部熱療』全都是瞎扯騙人的,根本就不是肝病的規范化治療手段。

  根據這張收費明細表,22天裡,劉帥做了22次體外光波治療和22次深部熱療,分別花費了3960元和6600元,光這兩項就佔了差不多1/5的治療費用。

  前述北京三甲醫院肝病醫生說,目前針對乙肝和乙肝導致肝硬化疾病,最主要的治療手段還是抗病毒藥物,劉帥住院期間使用阿德福韋酯一共花費了1963元。

  然而,廣東一名公立醫院肝病醫生看了這張收費明細,告訴南都記者的第一句話是:『你先趕緊叫這個病人改成用恩替卡韋吧,不要用阿德福韋酯,如果肝硬化病人發生耐藥的話,是很危險的,這會害了他的』。另一名醫生也表示,阿德福韋酯選得不是最好,這時候應該用恩替卡韋。

  22天裡,劉帥靜脈輸液一共132組,平均每天6組,注射器的花費是330元。光是葡萄糖注射液就用了138瓶,花了634.8元。

  『他一個人的錢,可以治療好幾個病人』

  劉帥的收費明細更像是一場輔助用藥的狂歡。注射用丁二磺酸腺?蛋氨酸花費了4243.5元,這是一種適用於肝硬化前和肝硬化所致肝內膽汁淤積的保肝藥;多烯磷脂?膽鹼注射液是一種適用於各種類型肝病的保肝藥,花了5160元。

  甘草酸二銨注射液是一種適用於伴有谷丙氨基轉移?昇高的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的治療,花了劉帥495元;注射用還原型谷胱甘?花了1764元,但這種藥通常作為解毒劑或戒毒和緩解戒斷癥狀用藥使用。

  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個名為『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的藥。劑量為2m l的注射液每支的價格達到198元,肝泰醫院一共為劉帥配了69劑量,總價13662元,而這種藥的適應癥描述為『用於提高肌體免疫力』。說明書還注明,可在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原發性血小板減少癥、放射線引起的白細胞減少癥、各種惡性腫瘤、改善腫瘤患者惡液質時配合使用。

  一個提高肌體免疫力的藥還不夠,肝泰醫院還開了一個名為『胎盤多?注射液』,用於細胞免疫功能降低或失調引起的疾病、術後愈合、病毒性感染引起的疾病及各種原因所致的白細胞減少癥,花費7080元。此外,注射用促肝細胞生長素也是一種輔助用藥,花了劉帥7712.82元。

  多名在武漢東方肝泰醫院就診的患者都有此遭遇。此外也有患者向南都記者報料,所謂中國醫療扶貧救助工程定點醫院烏魯木齊益民中醫院也通過這樣的方式,亂給患者開數萬元的輔助用藥,騙取患者的醫療費用。

  前述北京三甲醫院肝病醫生說,規范化的治療,除了最關鍵的抗病毒藥物,不放心的話頂多再使用1-2種保肝藥,『不會這麼誇張』。『他一個人的錢,可以治療好幾個病人呢』,這名醫生說,越是沒錢,還越要浪費錢。

  中國肝炎防治基金會一名不願具名的專家也說,對於肝病來說,規范的治療很重要,『乙肝特別是丙肝治療率很低,治療不足』,但另一個現象,治療過度和不規范問題也很突出,包括:未使用抗病毒藥物,或者不規范和不充分治療,大量的輔助用藥,消耗了衛生資源。

  暗訪篇

  謊稱是國家救助工程定點醫院

  6月29日,也就是肝泰醫院將幫女郎活動撤下官網之後第三天,南方都市報記者陪同一名乙肝患者,同時也是乙肝患者公益組織億友公益志願者來到位於武漢市蔡甸經濟開發區的肝泰醫院。

  整個醫院顯得門庭冷落,來這裡看病的人並不多,加起來只有十多個病人。一輛救護車停在醫院大門口,但這輛救護車內部沒有任何醫療設備和器材,從內部看就是一輛極普通不過的面包車。

  醫院入口依然掛著『幫女郎陽光愛心基金863肝病專項救助工程定點救助醫院』和『湖北省扶貧基金會定點救助醫院』的牌子。

  在該院行醫的肝病醫生潘運華說,幫女郎的863工程和國家開展的863肝病救助工程是一個項目。肝泰醫院是國家工程的定點醫院,患者不用去北京,在武漢自己到醫院來看病的時候就可以申請。

  記者問起為什麼武漢本地的公立三甲醫院沒有相關救助工程時,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武漢的傳染病醫院、同濟醫院、協和醫院確實是大醫院,但它們是綜合醫院,肝病只是眾多疾病中一種,是一個科室而已,並不是國家專業肝病醫院。

  接著,這名工作人員說,肝泰醫院作為專業的肝病醫院,整個醫院都是研究和治療肝病的,接診案例多,經驗豐富,就好比武漢亞心醫院(注:非公立三級專科醫院武漢亞心是中國民營醫院界的佼佼者),在心髒病方面是專業的,那心髒病的治療肯定優於同濟和協和這樣的綜合醫院,『術業有專攻』。

  舉報後,肝泰醫院、863網都打不開了

  南都記者陪同志願者掛了號,上午做了檢查,下午再次回到醫院等待就診,接診的是該院一名為王巍的醫生。

  在863國家肝病救助工程網上,王巍的身份多種多樣:有的是國家863肝病康復救助辦公室負責人,有的說是國家863肝病康復救助活動發起人,還有以863肝病康復救助委員會主任現身的。

  王巍告訴患者,『治療乙肝抗病毒是治標,調免疫是治本。』該志願者目前屬於乙肝病毒攜帶者,還沒有發展為肝腹水或肝硬化。王巍表示,因為免疫功能低,需要內外結合,內就是要盡快用藥提高免疫,外就是要通過靶向治療儀,將肝髒病毒分離出來。

  『病毒進入肝髒以後,藥是進不去的,只能通過儀器。』王巍說,堅持配合治療,患者的乙肝纔可以比較明顯地轉變,『甚至治好』。王巍說,吃藥的話大概一個月2000多元錢,成本最低吃兩種藥,一種是抗病毒,一個是提高免疫;算上救助金,一個月也要花掉1000多塊錢;如果需要儀器治療的話,一星期來一次,還要配合打針吊水,每次大概要3個小時,一個月1萬元,大約需要2-3個療程。

  2-3個療程後能治愈嗎?王巍說,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有的人2-3個月就能好了,有的人還要打生物疫苗。

  這遠遠超過了乙肝的規范治療所需要的費用。目前經過國家談判降價後的一線乙肝治療藥物替諾福韋酯,價格由每個月1500元降到490元。

  接著,王巍說,如果是門診的話,沒有醫保報銷,就只能申請救助金,但乙肝病情較輕,一共只能申請2000-3000元。隨後,王巍拿出了一份《863肝病救助金額公示》,上面標明了各類肝病的救助限額。

  當患者問,『該如何申請863肝病救助金,是自己找國家有關部門申請嗎?』王巍說,『患者四肢健全,去找國家申請啥?連個低保都申請不下來。』

  『那這不是國家的項目嗎?』王巍說,『這是我們醫院和湖北電視臺幫女郎,我們作為它的公益協作單位,你說它是認你一個老百姓,還是認我醫院?我們是定點醫院,肯定是我們醫院把你信息報過去。』

  隨後,王巍拿出了一份《幫女郎陽光愛心基金863肝病救助文件》,文件落款時間為2016年10月,主辦方為幫女郎,肝泰醫院是公益定點協作方。南都記者注意到,文件上幫女郎陽光愛心基金的電話027-84688999,實際上卻是另一家民營醫院京軍醫院的電話。京軍醫院和肝泰醫院背後擁有相同的股東。

  7月27日,南都記者以患者身份向武漢市衛計委12320電話舉報武漢市東方肝泰醫院虛假宣傳。根據工作流程,舉報中心隨後將記者舉報的問題反映給了肝泰醫院。當天,肝泰醫院工作人員便電話南都記者稱,這些網站並不是該醫院自己的網站。就在當天晚上,包括東方肝泰醫院的首頁、863肝病救助工程網等在內,統統已經打不開。

  南都記者經過暗訪、調查曝光了一家名為武漢東方肝泰醫院的民營醫療機構,虛構國家救助工程,以援助的名義招攬窮困患者看病,但卻在診療過程中,肆意過度醫療,以瘋狂亂開處方輔助用藥和不規范的光波、熱療等治療手段,謀取暴利。

  但實際上,這不是一家醫院的行為,而已經演變為一部分民營醫院的行業潛規則,僅僅在所謂肝病治療領域,據南都記者初步統計,就發現超20家此類民營醫療機構在醫院網站上標榜自己是某個醫療救助、醫療扶貧工程的定點醫院。

  除了863工程,還有973工程,背後是一伙人

  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就在武漢,另一家對外自稱是民營肝病專科醫院的京軍醫院背後,也有一個類似工程———『973肝病康復救助工程』,網站和863工程幾乎一模一樣,使用的是同樣的模板:同樣的虛假地址、各種編造的新聞鏈接、ps過的圖片素材、不知真假的受助人員信息……

  973和863分別是原先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和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的數字代號。目前,兩個項目已經整合為新的『國家重點研發計劃』。

  令人感到蹊蹺的是,京軍醫院和武漢東方肝泰醫院實際上背後是一個團隊。多名乙肝患者向南都記者證實,兩家醫院的醫生經常是一段時期在肝泰醫院,一段時間在京軍醫院接診。

  企業公示信息系統顯示,武漢東方肝泰醫院和武漢京軍醫院背後實際是朱和彬、朱和基、朱和順三人。三人同時為兩家醫院的股東。肝泰醫院的法人代表是朱和基,京軍醫院的法人代表是朱和順。

  三人名下除上述兩家醫院外,還有武漢東方肝泰中西醫結合醫院有限公司、武漢東方華軍醫療投資有限公司、武漢京軍乙肝研究院3家企業。

  有關部門也曾經處罰過這些企業。

  2015年5月,經過調查發現武漢京軍醫院有限公司涉嫌在互聯網上發布違法醫療廣告,武漢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給予行政處罰總計一萬元。

  一份武漢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武漢京軍醫院2014年12月開始在其網站上發布含有『介紹973肝細胞分離技術;介紹專家、患者案例』。

  網站上還虛假宣稱,所謂『973肝細胞分離技術乙肝大小三陽,40天即可康復肝硬化、肝腹水,3-5天癥狀消失,7-10天康復出院;973肝細胞分離技術-臨床效果統計已成功讓175412名肝病患者康復等』內容。

  武漢東方肝泰中西醫結合醫院有限公司也被武漢市漢陽區工商行政管理和質量技術監督局列為經營異常名錄。億友公益志願者告訴南都記者,武漢市東方肝泰醫院也曾經因為在公交站和電臺做虛假廣告被責令整改,後立即停止了該廣告發布,但此後卻屢次被發現『舊疾再犯』。

  全國超20家民營肝病醫院『關聯』

  南都記者繼續調查後發現,這樣的『忽悠』套路,並不是武漢東方肝泰醫院一家民營醫院的獨家創意。虛設『國字號』的醫療救助工程也並非只有863和973工程。

  南都記者總結這類虛假『救助工程』的三類宣傳窗口:在醫院網站或微信公眾號自稱定點醫院,開展救助;同時有一個專門工程網添加各類新聞、援助人員、主辦單位等信息;在網站上還列出相關定點醫院,涉及的醫療機構初步統計超20家。

  其中一類工程名為中國肝健康保障工程,以該工程定點醫院上海新科醫院為代表。2017年6月,新科醫院的工作人員向在網上諮詢的患者介紹,『中國肝健康保障工程是由國家民政部支持的項目,捐助資金由財政支持』。

  一個名為『中國肝健康保障工程網』的網站顯示,中國肝健康保工程的主辦單位是中國醫藥教育協會,指導單位是國家民政部、國家衛計委和國資委三個部門。

  上述工程官網還顯示,該項目至2017年一直在運作,2017年還發起了『肝病防治1+1+1行動』(和國務院醫改辦力推的上海家庭醫生1+1+1簽約模式名稱相似),號稱簽約患者可以享受肝病檢查費用援助,符合條件的患者可申請肝工程1000-5萬元治肝援助,專家會診費僅收取10%,掛號費全免。

  在民政部網站上,南都記者查詢到,中國醫藥教育協會是一家成立於1992年的社會團體,業務主管單位是國資委,登記管理機關是民政部,其2015年確以『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項目』(B 030)獲得了中央財政100萬元資金支持。

  南都記者就此向國家民政部發函求證。民政部回復稱,中國醫藥教育協會在民政部《關於2014年中央財政支持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服務項目立項的通知》中,以中國醫藥教育協會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項目獲得立項,項目編號B 204;在《關於2015年中央財政支持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服務項目立項的通知》中,也以中國醫藥教育協會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項目獲得立項,項目編號B030。

  『並不是所謂的中國肝健康保障工程』,民政部相關工作人員稱。此外,該中央財政支持項目只有2014年、2015年兩年,此後並未再獲得中央財政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一個認證賬號主體為中國醫藥教育協會的微信公眾號———『中國肝健康保護工程』,還在繼續推送文章,截至發稿時,該公眾號最新的一篇文章推送時間是8月5日。

  中國醫藥教育協會的社會組織身份,在該醫療救助工程宣傳過程當中顯得很尷尬。南都記者聯系中國醫藥教育協會,一位秘書處的工作人員表示:『工程資金並不是由國家撥款的,而是社會各界及企業捐助的,這項工程沒有停止。』

  該協會另一名工作人員也告訴南都記者:『我們這兩年基本上沒有做這個項目,從協會的角度講,已經不再向下推行了,至於下面是否還在做,就不清楚了。』

  除了上海新科醫院外,中國肝健康保障工程另外一家主要的定點醫院『河南省醫藥科學研究附屬醫院』也涉及虛假宣傳。在河南省醫藥附屬醫院的官網諮詢窗口中,一位自稱是趙醫生的工作人員說,我們醫院是公立三甲醫院。

  為了核實這位趙醫生所說的話是否屬實,記者以患者的身份撥通了河南醫藥附屬醫院官網顯示的預約電話。醫院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們是國家公立醫院,是河南省(鄭州大學)醫藥科學研究院直屬醫院。』

  然而,河南省(鄭州大學)醫藥科學研究院的工作人員表示,這家醫院是一個獨立單位,跟我們沒有任何關系。鄭州市衛計委有關工作人員也澄清,這是一家一級民營醫療機構,還勸記者,『不要去這裡看病』。

  還有一類工程直接以『中國扶貧醫療救助工程』為名,主辦單位是中國扶貧開發協會產業扶貧委員會,但定點醫院不少都是民營的肝病醫院,如烏魯木齊益民中醫院等近10家,相關廣告至今仍然在這些醫院的網頁首頁和微信公眾號上出現。

  多位曾經到烏魯木齊益民中醫院看病的乙肝患者也向南都記者確認,該醫院同樣存在亂開輔助用藥、欺瞞患者的問題。

  定點醫院之一四川華西肝病研究所工作人員稱,符合病情的患者可以向醫院申請每年每人7200元的補助,用於治療和拿藥直接減免。『這是國家慢病補助政策和精准扶貧政策』,慢性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腹水等納入慢病補助范疇。

  該工作人員還稱:『需要把資料提交到醫院,由醫院扶貧辦提交到相關部門進行審核。』當記者問,這是國家的項目,還是醫院自己的項目時,對方表示,『要是不相信,自己到院進行查看,醫院可沒有那麼多資金拿來申請』。

  中國扶貧開發協會產業扶貧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告訴南都記者,協會此前確實發起過中國扶貧醫療救助工程,但兩年之後就退出了,『現在是醫院自己負責。』

  多部門澄清所謂救助項目為冒牌

  民政部方面在回答南都記者詢問時表示,民政部各司局都不掌握這些國家救助工程的信息,也未曾為此類救助工程提供支持。

  南都記者向經過機構改革,更名後的國家衛生計生委求證,國家衛計委各司局都不掌握有關上述863等各類肝病救助工程的情況。

  1998年經民政部正式批准成立的全國公募基金會中國肝炎防治基金會,是中國大陸肝炎防治領域中唯一的非營利性公益機構。在『863肝病救助工程網』上,中國肝炎防治基金會被列為863肝病救助工程的主辦單位之一。

  南都記者也向中國肝炎防治基金會求證。經過初步調查了解,基金會一名工作人員給出了確定的答復:『我們此前沒有這個項目,現在也沒有參與所謂的「863肝病康復救助工程」。』

  實際上,中國紅十字總會早在2013年曾發布過聲明,稱發現有人以『國家863肝病康復救助工程辦公室』名義開展了所謂『國家863肝病康復救助工程』,並且標明中國紅十字會、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為合作伙伴,指定定點醫院為患者提供肝病治療的救助。

  中國紅十字會聲明稱,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及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從未參與過上述所謂活動,也從未指定過任何醫院開展過上述所謂活動,請社會各界特別是廣大患者提高警惕,謹防上當受騙。

  然而,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裡,官方的澄清與聲明,並未阻止這些民營醫院繼續利用虛假宣傳招攬肝病患者。

原標題: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  編輯:毛書兵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蒙城打造道家文化產業高地

唱好大小戲傾心惠民生

51歲溫碧霞穿泳裝秀身材 開心走出婚...

《鮫珠傳》首映星光熠熠 眾星『展翅』迎九州現世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釋放三點重磅信號

千張罰單不斷敲打銀行 房貸竟是一大重災區!

這位漂亮性感的夜店DJ,其實是個健...

J羅嫩模小三曝光!魔鬼身材!

早餐四原則:主食肯定不能少

專家分享『活過99秘訣』 管住嘴 邁開腿 好心情 不吸煙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