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國內要聞

改革爭先 擊水中流

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的探索與實踐·改革篇

時間:2017-07-17 11:23:07

  2010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來到廈門市金安社區考察,社區居民李文玲老人將親手剪出的『福』字送給習近平總書記。(資料圖片)

  福建地處東南沿海,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愛拼會贏、敢為人先,福建的改革求索從來不甘人後,為經濟社會發展注入了源源不竭的動力。

  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考察福建,擘畫了福建發展的新藍圖:『希望福建的同志抓住機遇,著力推進科學發展、跨越發展,努力建設機制活、產業優、百姓富、生態美的新福建。』這當中,『機制活』可謂根本保障。機制一活,發展大勢氣象萬千,發展大潮洶湧澎湃。

  解放思想,先行先試,總書記對福建改革發展寄望甚殷,關懷備至。

  其實,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始終重視改革,大力推動改革。其探索與實踐,留下清晰而深刻的足跡:

  他衝破思想和體制的重重阻力,推動福州國有企業改革;他六年七下晉江,在多次調研後總結『晉江經驗』,提出縣域經濟發展方向;他倡導建立外經『一棟樓』,推進簡政放權,給企業家回信,呼吁理解、尊重、愛護、支持企業家;他親手抓起、親自主導開展集體林權制度改革,以餐桌污染治理為抓手,著力打破部門藩籬,統籌推進,建立從田頭到餐桌的全程監管體系……

  『事非經過不知難』。回望當年的探索歷程,我們仍為改革者的勇氣和智慧所震撼,並從中得到寶貴的教益。

  經濟體制改革

  迎難而上,敢為天下先

  『只要是有利於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的,就要在實踐中大膽去闖去試。』

  ——2002年,習近平《研究借鑒晉江經驗,加快縣域經濟發展》

  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背景】上世紀9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福州外商獨資、中外合資、私企等各種類型的企業如雨後春筍般蓬勃興起。面對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國有企業因自身體制機制弊端,步履維艱。而對於國有企業改革,則存在姓『社』或姓『資』的不少爭議。如何打破觀念枷鎖、突破重重障礙,讓國有企業真正以市場為導向、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習近平,通過紮實調研,力排眾議,推動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總公司成為福州首個『試水』股份制改革的國有企業,吹響了福州乃至全省國企改革的『衝鋒號』。

  上世紀90年代初,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著力推進國有企業股份制改革,可在選擇首批股份制改革試點企業時,『卡』住了。

  『市裡最早篩選出一批國有企業,但大家都不敢試、不願試。』省政府顧問團成員、時任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陳明森回憶,『壓力來自姓「社」姓「資」的激烈爭論。』

  『全民所有制企業還能搞股份制?』『國有資產會不會流失?』『既沒有健全的法律法規,又沒有先例可參照,該怎麼做?』

  陳明森說,當時改革開放剛十來年,即便是決策層,也有不少人對國有企業搞股份制改革一時不能理解,也無從下手。

  1991年,民營企業福耀玻璃醞釀上市,找陳明森幫忙制訂福耀股份制改革方案。

  『聽說福耀謀劃上市,習書記想了解情況,即邀請我到他辦公室聊聊。』陳明森說。

  那是1992年初的一天。這一聊,就是一下午。

  陳明森回憶道,同他一起受邀的還有當時的福州市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習書記開門見山,說邀請你們來就是專門研究借鑒福耀爭取上市的做法,推動國有企業股份制改革試點。顯然,他要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光福耀還不夠,要推動更多的企業改制上市,特別是國有企業,已經不得不改了。必須進行政策扶持,加大改革力度,纔能增強國有企業的活力。』當時習近平的一席話,讓他對習近平推進改革的『果敢』有了切實感受。

  這次聊天後,在習近平推動下,福州市很快決定,由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總公司來『試水』股份制改革。這是一家從事馬尾區基礎設施建設的國有企業,改制前體量偏小、經營面偏窄。

  1992年2月,習近平在福州市經濟研究中心遞交的《關於加快開發區建總股份制試點工作的建議》上作出批示,『抓緊落實,盡快促成』。

  此後,開發區建總的改制上市工作步入了快車道。其間雖亦經歷波折,但1996年11月21日,企業順利在深交所正式上市,掛牌交易。

  『1992年3月以後,習近平持續推動福州市國有大中型企業陸續推行規范化股份制改革試點。在幾次會議上,他反復強調,國有企業要在市場上大膽去闖去試,政府政策上要予以扶持。當年,福州就選擇了近10家符合產業政策、經濟效益好、有明確投資項目的大中型國企作為推行規范化股份制改革試點。』陳明森記得很清楚。

  『習近平同志在福州擔任市委書記期間曾經說過,改革要有一個「敢」字,「要勇挑重擔,敢於迎難而上;大膽開拓,敢為天下先」。當遇到各種各樣困難的時候,「不能老強調條件太差、優惠太少、歷史包袱太重、人事關系太復雜,等等」。』福州市的幾位老領導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憶說。

  在習近平的推動下,新組建的鑫利森公司,使福州絲綢印染廠徹底跳出了虧損泥潭;福州軋鋼廠與濟南鋼鐵總廠聯營,進而由松散型合作轉為緊密型合資,並引進外資,成立『中中外』企業;福州硫酸廠成功兼並了兩家下游企業,提昇了企業競爭力……

  1995年6月15日,習近平在《福州晚報》上發表《福州經濟發展與結構調整》一文。文中說,福州國有企業通過深化改革,湧現出一批『拳頭產品』『全國單打冠軍』和全國同行中的佼佼者。據初步統計,1994年福州市第二產業增加值148.6億元,增長45.1%。

  『推動國企改革,習近平站得高、看得遠。他在調研國有企業時多次說過,擺脫企業困境的唯一出路就在於改革。』在時任福州市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方慶雲看來,當年國有企業能否實行股份制的爭論與探索,帶來了新舊觀念的激烈撞擊,而改革攻堅,無疑成為推動福州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動力。

  2000年,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兼任福建省國資委主任,以更大力度推進全省國企改革。

  六年七下晉江

  【背景】2002年,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分別在《人民日報》《福建日報》發表關於晉江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調查與思考的署名文章,總結『晉江經驗』,提出『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始終堅持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改革和發展的根本方向,始終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發展經濟,始終堅持在頑強拼搏中取勝,始終堅持以誠信促進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始終堅持立足本地優勢和選擇符合自身條件的最佳方式加快經濟發展,始終堅持加強政府對市場經濟的引導和服務;處理好有形通道和無形通道的關系,處理好發展中小企業和大企業之間的關系,處理好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傳統產業的關系,處理好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關系,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晉江經驗』及其啟示,至今讀來仍發人深思、啟迪心智。

  『習近平任福建省委副書記和福建省長的6年裡,7次來晉江調研,我陪同了4次,受益匪淺。』時任晉江市委副書記陳章進說。

  陳章進今年76歲,已退休在家。老陳至今還清晰地記得,他4次陪同調研的時間分別是1996年、1998年、1999年和2002年。

  2002年下半年,《人民日報》和《福建日報》刊發了習近平的署名文章。文章高屋建瓴地指出,『晉江經驗』是晉江人民對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的大膽探索和成功實踐。老陳說:『這應該是習近平對晉江發展如此關注的原因。』

  『改革開放前,晉江窮啊,不少人只能靠地瓜、稀飯填肚子。』陳章進是土生土長的晉江人,記得當年的苦日子。

  改革開放初期,晉江陳埭鎮的群眾奮起突破『左』的束縛,立足僑鄉『閑房、閑資、閑散勞動力』多的特點,聯戶集資興辦鄉鎮企業,1984年陳埭成為我省的第一個億元鎮,其他鄉鎮紛紛學習、仿效,在晉江大地上形成了一股興辦鄉鎮企業的熱潮。

  到1989年,晉江的工農業總產值已達幾十個億,財政收入首次突破一個億。

  1992年,晉江撤縣設市,年均近30%的GDP增速仍在繼續。隨著改革開放春風吹遍大江南北,全國上下一片生機勃勃,晉江市黨委政府鼓勵民營企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放開手腳搏擊商海。1994年,這個縣級市開始領跑福建縣域經濟。

  『面對新世紀、新形勢,晉江經濟發展下一步該怎麼辦?』老陳記得,在1999年的那次調研中,習近平提出這個極具前瞻性的問題。

  當時正值世紀之交,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步入新的十字路口:中國剛加入世貿組織,深度融入全球化體系;亞洲金融危機餘波未平……

  以鄉村工業化為主要特征的『晉江模式』也遇到了發展瓶頸:『家家點火、戶戶冒煙』,『煙囪比電線杆還多』。多則多矣,然而『只見星星,不見月亮』;富則富矣,卻是『低端競爭,富而不強』。

  晉江經濟快速發展,究竟要走怎樣的路子?帶來怎樣的啟示?

  『習近平除了進社區、訪農村、走基層,重點走訪了恆安、潯興、親親、優蘭發、環球等十幾家企業,與企業家交流談心。他問得很細,經常一個廠一呆就是一個多小時。』老陳回憶起調研時的點點滴滴,『每一回進企業,他都仔細詢問有沒有引進新技術、開發新產品,市場是怎麼開拓的,企業要怎樣纔能做大,存在哪些困難。』

  『晉江市委市政府按習近平在調研中提出的要求,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發展經濟,積極培育了一批專業市場和綜合市場,舉辦各類博覽會,開通晉江企業網等,還致力各類科技公共服務平臺建設,先後建成創意創業創新園、高校科教園等5大創新載體。有這些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原先小個子的民營企業,就能長得更高,長得更快。』談起晉江經濟的發展變化,老陳深有感觸。

  安踏的成長軌跡,就是一個縮影。

  『習近平平易近人,我們辦企業的,喜歡跟他說心裡話。』回憶起16年前的場景,安踏體育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丁世忠感覺仿佛就在昨天。

  2001年4月20日,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出席第三屆中國(晉江)國際鞋業博覽會。開館儀式後,他便徑直來到安踏展館。在這裡,他與丁世忠有了約20分鍾的交流。

  當時安踏成立9年,只生產運動鞋。習近平聽完介紹,對企業發展提了三點要求:把好質量關,創出自己的品牌,要有自己的創新產品。

  而品牌意識、創新意識,在晉江企業家中亦相當欠缺,為『大牌』代工是晉江鞋服企業賴以為生的生存模式,絕大多數企業沒有自己的品牌。

  鞋博會後,安踏決策層開始反思:既然做品牌,就一定要打響,要與匡威、雙星、李寧等當時國內一線體育品牌一決高低。

  安踏決定,力邀中國乒乓球世界冠軍為企業代言。很快,央視播出了安踏廣告。

  習近平對於創品牌的要求,在晉江企業家中引起強烈的共鳴,晉江企業的品牌意識開始覺醒。緊跟安踏之後,晉江企業紛紛邀請中國的體育明星代言,打出自己的品牌。

  彈力膠、能量環、遠紅外保暖科技、防潑水科技、智能跑鞋……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創新已成為深入安踏骨髓的重要元素,亦是安踏崛起為國內體育品牌龍頭的關鍵。2016年,安踏的研發費用佔銷售成本達5.1%,而在2000年不到0.5%。安踏2016年的營銷收入達133.5億元,連續三年增長率超過20%。在體育用品行業排名中,安踏市值緊追耐克、阿迪等業界『大咖』,位列全球第五。

  今年1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北省張家口市考察北京冬奧會籌辦工作時,身著一件深色運動羽絨服,上面紅色『安踏』商標分外醒目。通過電視畫面看到這一幕,晉江的企業家們倍感振奮:『這是總書記對中國體育用品品牌的鼓勵和支持。』

  『中國傘都、中國鞋都、中國食品工業強市、中國陶瓷重鎮』等14個『國字號』區域產業品牌,相繼落戶晉江。很多晉江乾部談起這些年的變化,一臉驕傲。現在,晉江已建成紡織服裝、制鞋2個千億和建材陶瓷、食品飲料、紙制品、裝備制造、化纖等5個百億產業集群,億元以上企業超過700家;擁有馳名商標42個、境內外上市企業數量達46家。

  總結『晉江經驗』15年來,晉江人民按照習近平提出的『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不斷探索、不斷創新,走出了一條全面發展之路。至2016年,晉江連續23年居福建省縣域經濟總量第一位、第16年躋身全國百強縣(市)前十行列。

[1]  [2]  [3]  下一頁  尾頁
原標題: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的探索與實踐·改革篇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吳毓健 林侃 方煒杭  編輯:付剛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舞動江城(圖)

懷寧黃梅戲『唱』進軍營

劉濤健身前吃自制仙草凍 緊實小腹搶鏡

港片曾經的當家花旦 現事業愛情皆坎坷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釋放三點重磅信號

國管住房公積金業務全面推行網上辦理

玩的就是心跳!西班牙斗牛士遭公牛蹂躪

養眼!16歲鮮肉+23歲美女組混雙戰花游

乳酸菌飲料和酸奶有啥區別?

國家總局發布全谷物食品消費提示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