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中心軍事軍事觀察

南海巡航飛行員劉銳:首赴西太平洋遭外軍挑釁

時間:2017-02-13 08:40:58

  2016年7月15日,中國空軍公開發布了一張頗具爆炸力的照片一架涂裝中國空軍標志的轟-6K飛機,正在飛越黃岩島上空,照片一經公開發布,立即搶佔各大媒體頭條,被眾多網友轉發點贊,這張照片的拍攝者名叫劉銳,空軍航空兵某團參謀長、特級飛行員。

  劉銳:看到了瀉湖一樣的環形島礁,我們的黃岩島,非常興奮,我當時突然有一個想法,既然我們來了,我為什麼不能用我的相機,讓我們的轟-6K,讓我們的黃岩島,在一個畫面出現。

  照片記錄了劉銳他們南海戰巡的瞬間,這一瞬間標志著中國軍隊有能力對南海實現有效管控,標志著中國空軍,為維護國家領海主權和海洋權益,邁出實質性步伐,從2012年開始,我國空軍對南海的戰巡已成常態。

  記者:什麼叫戰巡?

  

  劉銳:戰巡就是南海,我們老祖宗留下的這一片海區,我們軍隊去巡航。

  記者:這是一種宣示。

  劉銳:彰顯我們的軍事實力存在。

  記者:這是我們的地方。

  劉銳:向周圍國家,向全世界宣示,我們中國軍隊的軍事實力存在,這是我們的領海。

  記者:以前有飛機、戰機抵達過嗎?

  劉銳:以前沒有,沒有抵達過這麼遠。

  記者:你第一次抵達的時候,當你完成這麼一個國家使命,軍事任務的時候,你心裡什麼感覺?

  劉銳:那種感覺真的很榮耀、很自豪,這麼一件事情,以前新聞裡頭也經常說。這是我們世世代代,我們中國人棲息的地方,這就是我們的領海、領地,經常聽,經常說。但是真正當你去履行,這麼一個使命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我們中華民族,這麼一個使命性的東西,能夠交到你的個人身上,那時候你的內心當中的,那種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你會覺得,我原來在做一件這麼神聖的事情。

  劉銳駕駛的轟-6K,有著『戰神』之稱,是我國自主研發的第一代中遠程轟炸機,信息化程度高,具備遠程奔襲、大區域巡邏、防區外打擊能力,是中國空軍向戰略空軍轉型的標志性裝備之一。

  記者: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

  劉銳:你會很強烈的歸屬感,一看到它,這就是我們國家的,這是我的家,我來乾什麼我就是來捍衛它的,我就是來守衛它的,心裡就是這種感覺。你不是作為一個觀光者,如果說從這種欣賞的角度上來說美極了,但是當你帶著我這個身份,到這個地方來的時候,在這個美極了,更高一個層次的是,我在這裡乾什麼,我要去乾什麼,我在這裡就是捍衛,這是我們的國土,我們的領海,我要去捍衛它,我現在在這裡,就是我的實力在這裡,你們誰也不要覬覦它的存在。

  記者:劉銳這個飛機,你最長飛了多久?

  劉銳:最長飛了將近10個小時。

  記者:那這10個小時,你就要在飛機上吃、喝。

  劉銳:對。

  記者:如果你要是吃東西的時候,誰在開飛機,副駕?

  劉銳:我們倆就會溝通一下。

  記者:交替。

  劉銳:交替,你接操縱,我來吃,我接操縱,你來吃。

  作為目前轟-6戰略轟炸機的最新改型,轟-6K的看家本領是長途奔襲和遠程精確打擊,最大航程數千公裡,飛行速度快,飛行時間長,這意味著『戰神』的駕馭者們,要具備超強的耐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質。

  記者:這10個小時作為空軍的飛行員,會像坐客機那麼舒服嗎?

  劉銳:這個跟民航客機那種沙發式的座椅,肯定是差了很多,因為它本身是從作戰的角度,來設計和考慮的,再一個本身彈射座椅,我們坐在這上面,安全帶我們的保險帶,必須要按規矩,按要求,要系緊,系好。

  記者:你從坐在這兒就不能離開了,從上機到下機?

  劉銳:不但不能離開座椅,而且是必須要保證一個正確的坐姿纔可以,你纔能夠保證你在特殊情況下,你能夠在緊急情況下安全離機。

  記者:你想想坐客機,坐十幾個小時坐在那不動,都受不了,更何況你們這是全神貫注。

  劉銳:全神貫注,可能好一點,全神貫注感覺時間過得快一點。感覺時間過得快一點,可能要好受一點。

  劉銳,今年38歲,是家中的獨生子。從小在一個軍用機場旁長大,飛行夢就此萌芽。高中畢業他考入長春飛行學院,那時他的理想是駕駛著殲擊機自由翱翔在藍天之上。

  記者:你為什麼就認准了想飛殲擊機?

  劉銳:我覺得這個飛機,在空中自由度更大一些,在上面我可以隨心所欲,我可以飛我想飛的任何一些動作。

  記者:當時在你去考飛行學院的時候,那個轟炸機跟殲擊機相比,它不如殲擊機這種靈活。

  劉銳:機身本身也很龐大,它也不可能像殲擊機這麼輕身如燕,在空中可以自由翱翔,想怎麼飛就怎麼飛,想飛多帥的動作飛多帥的動作。可能都飛不出來,當時也就這麼簡單的認識。

  記者:你是從耍帥、耍酷的角度去想的。

  劉銳:對,就是想耍帥、耍酷,那時候年輕也是這麼一個心態。

  然而,出於對飛行安全的考慮,劉銳的父親堅決反對兒子開飛機,臨近分配專業的時候,他強烈要求把兒子能分配到後勤保障部門。為此,劉銳和父親僵持不下,最終在母親的勸說下,父子各退一步,達成了飛轟炸機的共識。在哈爾濱飛行學院再進行幾年專業學習之後,劉銳被分配了基層作戰部隊。當時,轟-6K尚未裝備部隊,劉銳飛的是轟-6老型戰機。

  劉銳:這種差距非常大,在飛行學院裡頭,我那時候的目標沒有想別的,就是飛出來。當我飛出來以後,下到部隊一看轟-6飛機,對它的這種理論學習,包括上飛機實際操縱以後,心裡頭的落差感非常大。

  記者:你覺得它太落後了是嗎?

  劉銳:對,感覺到它的作戰平臺,它的作戰樣式,還是停留在比較遠久的作戰方式上面。

  記者:別人飛更先進的,你分到這個部隊,你就只能飛這樣的一個性能的飛機。

  劉銳:對,我特別擔心一件事情,飛行員每年有一次療養,我擔心療養的時候,碰到我原來的同學,原來在長春飛行學院的同學。

  記者:他們飛著比你性能更棒的。

  劉銳:對,他們飛著性能更棒的飛機,我覺得那時候,我很難去面對他們,我覺得特別擔心這種狀況發生,我老擔心每一次療養的時候,擔心碰到同學。

  駕駛著轟-6,劉銳也時刻關注著戰斗機機型的發展動態,2009年,劉銳感覺自己的機遇來了,他偶然見到了尚處於研發階段的轟-6K。

  劉銳:實際上轟-6K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實際上我剛畢業的時候,我聽說這麼一個東西,但是沒有見過,僅僅是聽說。直到2009年一次我去,去搞復雜電子對抗飛行,去那裡的時候飛機落地,在滑行過程中,在停機坪的旁邊,餘光看到了那架飛機,跟我在網上所了解的有點兒相似,一看果然就是那個轟-6K,看機翼下有六個外掛點,機身機頭完全改變了,這就是我一直夢想中,想象中那個轟炸機的樣子。當時特別興奮,等我把飛機停穩以後,我下來我就跟大巴車的班長,我就跟他說,我說我能不能走那邊,走那個停機坪,我過一下,他說可以,開車過去,過去就看到那個轟-6K,看了心裡特別興奮,我就跑過去,跟當時工廠的維護人員,我就跟他們說,我說我是誰誰誰,我想乾一些什麼,他一聽那行吧,你上來看一看。

  記者:等於你第一次,以一個陌生人的身份,登上了別人的飛機。

  劉銳:對,整個看了以後下來,心裡那種開心的感覺,我不好去表達了,後來我記得,我第三天開始飛行的時候,剛好那個飛機跟我們一起飛,我們就跟著它一起滑行,去看它,近距離去觀察它,然後看它的起飛,看它的飛機那種起飛姿態,因為畢竟內行,我們還是可以看出一點東西來的,從內心當中特別關注,特別羡慕。

  記者:羡慕。

  劉銳:但是沒有想到,能有機會那麼早去改它,當時想什麼時候纔能改得上,什麼時候能飛得上,但是僅僅是作為心目中的一個憧憬。

  讓劉銳更沒想到的是,在一年之後,也就是2010年,他所在部隊就有5人被選定成為轟-6K的首批飛行員,包括時任的師長、團長、副團長、訓練科長,還有劉銳,這個當時最年輕的大隊長。為了盡快完成新機改裝形成戰斗力,他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將1600多個性能數據,100多張座艙圖,四大本2000多頁使用手冊熟記於心,並記下了20000多字的學習筆記,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改裝理論考核。之後,劉銳成為轟-6K首批機長、教員,帶領團隊先後驗證完成了轟-6K首次夜間編隊,首次實彈炸射,首次遠航巡航等作戰科目,直至2012年開展南海戰巡。2015年3月30日,在很多人眼中是注定載入中國空軍史冊一天。這一天,劉銳和戰友駕駛轟-6K飛躍巴士海峽,首次奔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

  記者:你們的目標是什麼?那一次任務?

  劉銳:我們的目標。

  記者:那是公海。

  劉銳:是公海,公海既然你們能去,我們為什麼不能去,我們作為這麼一個大國,而且體量這麼大。隨著我們國家這種經濟實力,我們的利益也在發展,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發展利益。

  記者:但是劉銳你知道雖然是公海,但是是別的國家長期的利益存在所在地的時候,要帶著一種什麼心態出去,要帶著一種什麼准備出去?

  劉銳:這種准備我們要突破它,要讓人家感受到我們也能來,你們能來,首先你要有底氣,我們的底氣從哪兒來,我們的底氣,就是要從我們的能力上面。

  記者:實力。

  劉銳:我們的實力能力,我們的准備,我們真真正正,能不能展現出來這種東西,你沒有實力,你過來的話,你還自己屬於那種縮頭縮腳的,過來以後人家首先從內心中壓制住了你。

  記者:但是飛行員的這種心理,在飛行中外人能看得出來嗎?你比如說你的這種自信,你的這種很舒展,而不是縮手縮腳,你在飛行的過程中,外軍能夠感受得到嗎?

  劉銳:非常能夠感受得到,因為我們第一次去,他們不適應,飛機全過來了,地面的、海上的、空中的,所有的作戰平臺,雷達都看著你。

  當天劉銳他們遠赴西太平洋遠海訓練的,是兩架轟-6K戰機編組。當劉銳他們駕駛的轟-6K戰機第一次出現在西太平洋這片陌生海域時,外軍的飛機迅速圍了過來。

  記者:包圍了你的飛機,還是把這個編組都包圍了?

  劉銳:當時我們是兩架飛機,但是有一定間隔,我們團長他是第一架,我在第二架,當時也有飛機過去,抵近,對他們進行查證,我們這架飛機,當時來了兩架飛機,當時飛得很近。

  記者:有多近?

  劉銳:最近的也就是不到10米,貼到我邊上,貼到我邊上以後。

  記者:你能看得到,那個飛機駕駛艙裡面的飛行員嗎?

  劉銳:臉都能看得清楚。

  記者:那個時候在空中,你們要進行所謂的認證的話,這個東西怎麼進行?

  劉銳:從他們的角度,他們就過來,首先查證你是什麼飛機。

  記者:為什麼這是公海,他們還要查證你是誰?

  劉銳:他覺得他就是主人了,你知道嗎。

  記者:所以這種心理上的不平衡,你們先要克服,這是公海,當他這麼近,要查證你的時候,你怎麼反應?

  劉銳:我也對他進行查證,我們也把我們的設備對向他了,對向他以後,我們的航行方向,我們的飛行方向一度也不能變,為什麼,不是我害怕不能變,我是告訴他,我現在乾什麼,我還要繼續乾什麼,你過來查證,不可能改變我要進行的,既定的軍事任務。

  記者:要表達這麼豐富內容的東西,用什麼跟他說?

  劉銳:我們有我們的規矩和原則,空中相遇以後,在什麼樣的間隔距離上面,我們該乾什麼,當他達到一個什麼間隔距離,冒犯到我了以後,我會用一種什麼方式,比如說我語音警告他,驅離他,如果他還不聽勸阻的話,他采取一些比較過激的動作的話,我們就會采取同樣的這種反制方法。

  記者:有眼神的接觸嗎?

  劉銳:有啊。你盯著我,我盯著你,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完了他把機翼一掀起來,下面掛著空空導彈,意思就告訴你。

  記者:我有什麼。

  劉銳:我是帶了武器來的。

  記者:人是有情緒的,當你看到這一系列舉動的時候,當時你的情緒是什麼?

  劉銳:我的情緒,你來,再靠近一點,我本身自己不具備攻擊能力,但我告訴你,拼刺刀咱們中國空軍,我們中國飛行員是誰也不怕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較量的不僅是軍事實力,更是飛行員的心理。

  記者:這個很有意思,亮肚皮,讓你看他有什麼東西。

  劉銳:對。

  記者:這是一種通用的語言,還是說因為他有了非常優秀的武器,他故意這樣做。

  劉銳:這個是一種俗稱的,但是從飛行的這種規則上面,還是沒有的,這就是飛行員的,一種自我的展示炫耀。

  記者:他會冒犯你嗎?你感覺。

  劉銳:我覺得非常冒犯我,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覺得他冒犯我。

  記者:他怎麼冒犯你了?這個動作。

  劉銳:他在向我展示他的肌肉知道嗎,從我內心來說,我是非常不平靜的,我覺得你這是在向我挑釁,但是雖說他這是個人的一些行為,他也沒有違規,因為他確實沒有向你做危險動作,他只是在炫耀而已,我內心中情緒上面,肯定還是有點那個,不認輸,我不可能比你差,我為什麼比你差,對不對。這種心理狀態,但是我當時又不能做些什麼,因為都沒有違規,但我這次能向你,展示出的東西是什麼,我的語言從哪裡展示出來,我現在還得繼續深入,我告訴你,我該怎麼飛,還怎麼飛,我的任務該怎麼飛,怎麼飛。

  未知海域,未知態勢,未知空情,劉銳他們駕駛轟-6k第一次出現在西太平洋上空,並沒有被外軍飛機的挑釁所乾擾,繼續飛赴此次訓練指定的空域。

  記者:這種並行持續了多久?

  劉銳:將近有八分鍾。

  記者:八分鍾,這八分鍾都發生什麼了?就是這樣?

  劉銳:就是這樣。

  記者:它實際上是一種較量。

  劉銳:對峙,兩個人這麼並肩飛行。

  記者:最後誰先離開的?

  劉銳:他們先走的。

  記者:為什麼他們先走?

  劉銳:一個是到了一個識別的邊緣,再一個他覺得可能也是一種觀察以後,適應了,他們查證任務完成了,就撤離了。

  記者:你沒有因為他的存在,改變你一絲一毫,你的任務方向?

  劉銳:沒有,一絲一毫都沒有。

  最終,劉銳他們按時到達此次遠海訓練指定空域,完成任務順利返航。2015年3月30號的這次飛行,被外電評論為『中國空軍具有深遠意義的戰略之舉』,在這之後,中國空軍多型戰機多次飛往西太平洋,進一步錘煉遠海體系作戰能力,形成了常態化的訓練體系。

  記者:當你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所謂認證,你後來再去,他們還會這麼做嗎?

  劉銳:後來他們就遠遠看著了。

  記者:什麼叫遠遠地?

  劉銳:遠遠地可能就是,你目視無法判斷,一開始那就是地面、空中、海上,所有的作戰平臺全盯著你,從我們的態勢畫面上面,滿屏被他們霸屏了,我們飛機上面有態勢顯示,我們空中周邊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有些什麼樣的飛機,有些什麼樣的艦船,有些什麼樣的雷達。在什麼地方都有,都顯示了,但當我們逐漸常態化出去以後,當我們成體系出去以後,你會發現這種變化很快,逐漸、逐漸少了,逐漸、逐漸。從一開始有查證的飛機,到距離可能就是能夠目視判斷,到後來目視判斷不了了,到後來只能從我們態勢畫面一看,兩三百公裡以外了,尤其是海上和地面的那些警戒雷達,他們就不像以前,全照著你,全看著你,現在不會了。

  記者:他們對我們的這種軍事存在,也已經習以為常了。

  劉銳:已經習以為常。

  記者:這種變化意味著什麼?

  劉銳:這種變化意味著,我們的實力在飛速提昇,我們的這種作戰能力,在飛速提昇,我們的軍事實力能力,在飛速提昇,到達的區域在逐漸擴大,他們適應這種常態了。

  記者:承認這種存在?

  劉銳:對,承認這種實力存在。

  記者:其實實力都是可以妥協的,不是說一成不變的,如果你要說公平的話,什麼是公平,它一個東太平洋國家,它把實力已經到了,西太平洋的這個地方,到我們的這個家門口,但是我們一出去碰到的是他們,感覺還冒犯了他們,是吧,其實這就是不公平,那怎麼辦?

  劉銳:那就要靠實力說話了,實力在哪兒?實力是在軍事。我們軍事強大了,實力就強大了。

  現在,無論是中國空軍的南海戰巡,還是西太平洋遠海訓練,都已經實現了常態化。2016年9月,劉銳再度出航,飛向遠海的距離刷新紀錄,為空軍部隊常態化開展遠海訓練積累了寶貴經驗。

  記者:當時你父親讓你飛轟-6,是因為它相對安全。但是事實上,你做了這麼多年的轟炸機飛行員,你父親有沒有意識到,實際上轟炸機的危險系數,一點都不低,你有沒有告訴他?

  劉銳:他現在知道了,在電視上了解到我們這些任務,每天在做些什麼。

  記者:他為你感到害怕還是為你感到自豪?

  劉銳:感到自豪,但是感到自豪,電話、短信最後幾句話,就是一句話,爸爸不強求你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但是你要記住一句話,平平安安的。

  記者:但是我聽過,我也看過相關的資料,飛行員尤其是空軍飛行員,他的安全系數是低的,危險系數是很高的。甚至在戰爭時期,每一次昇空可能都意味著,有可能不再回來,我不知道你對於你的職業危險性的理解,是什麼樣的?

  劉銳:我覺得各行各業都有危險性,我們從飛行的角度上來說,從我們理解的角度上來說,危險系數肯定很高,但是我覺得這種危險是可控的。但是戰爭這一方面,那就不好說了,因為戰爭畢竟它是一種對抗性在裡面。

  記者:但是你理解,你現在這種日常的戰巡,是一種處於戰爭狀態嗎?你心理上的緊張程度來說。劉銳:我覺得不是緊張,而是讓自己有一個狀態,什麼狀態,就是作戰的狀態,你隨時保持一個,作戰戰備的心理狀態,去完成一個戰線任務。我覺得那就相當於,在訓練中准備打仗,在打仗過程中去訓練。保證這一種心態以後,當你面對需要去作戰的時候,你的心態就更平和。

原標題:南海巡航飛行員劉銳:首次遠赴西太平洋遭外軍挑釁
來源:央視網  作者:
  • 徽文化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黃梅戲亮相央視春晚,博得陣陣喝彩

黃梅戲《歲歲杜鵑紅》摘得『田漢戲劇獎』等桂冠

『大嫂』徐冬冬穿緊身紅裙 上圍傲人...

『大嫂』徐冬冬穿緊身紅裙 上圍傲人豐滿性感

《福布斯》專訪王健林:娛樂業在新...

元旦出游中2017年首期大樂透26230元

日本水蛇腰女神!秀腹肌豪放泳裝撩人

女主播性感網球寫真 緊身衣秀蜂腰翹臀

抬頭挺胸改善心情

睡不著覺?試試這些怪招吧

24小時新聞排行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