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 | 國際 | 圖片 | 任免 | 社會 | 娛樂 | 科技 | 語錄 | 專題 | 滾動
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國內國內新聞

江浙近期兩次涉火險情致燒傷科醫生一月無休

 來源: 錢江晚報  時間:2014-08-10 10:21:16 作者: 張苗 方序 應夢珊

  杭州、江蘇、上海的燒傷科醫生,從沒有像今年夏天這樣忙碌過。

  7月5日,杭州發生7路公交車燃燒事件,32人被燒傷;8月2日,昆山拋光車間爆炸,當天有69人遇難,近200人受傷,每一個傷員,都牽動著全國人的心。

  現在,7路公交車燃燒事件中的傷員已經出院4人,大多數人也都呈現出越來越好的狀態;昆山爆炸事件中的傷員,正接受江蘇各地及上海醫院的治療,傷情也都在緩解。

  在昆山爆炸發生後,浙醫二院積累的急危重癥燒傷患者救治經驗,為參與救治的各家醫院提供了思路和見解。浙醫二院院長王建安說:“在7路公交車燃燒事件的救治過程中,我們充分發揮了燒傷專科的優勢力量和多學科合作的團隊力量,初戰告捷,取得良好的階段性成果。如果有需要,我們願意接收來自昆山的傷員,給他們最精細化的照護,最優化的治療。”

  在浙醫二院燒傷科,不但有15位7路公交車燃燒事件的重傷患者,還收治了好幾位80%燒傷的重病人,韓春茂主任的燒傷團隊雖然脫不開身趕往昆山參與當地的救治,但他也明確表態,“我們人去不了,但是傷員如果到我們醫院來,我們肯定用最好的技術救治他們。”

  說這話的底氣,來源於目前7路公交車燃燒事件燒傷患者的零死亡。在這一個月時間裡,浙醫二院的醫護人員,用高超的專業技術,夜以繼日,將這些重度燒傷的人一次又一次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兩次出現大險情

  醫護人員與死神賽跑

  浙醫二院燒傷科在2號樓6樓,從電梯出來後是一個不到40平方米的家屬等候區。但病房大門輕易不能進,左手邊就寫著“燒傷病房,謝絕探視”,進出這個門,只能靠醫護人員的工作卡或者按門鈴後由護士開門。

  根據燒傷情況不同,傷員被分配在單人病房或多人病房中。

  從7月5日起一直到現在,餘朝恆每天在燒傷科要待上至少12小時。餘朝恆是浙醫二院燒傷科副主任醫師,是這次燒傷救治團隊的三位組長之一,他帶著一個由5名醫生組成的醫療團隊,負責事故中的7名燒傷病人,他們中的一半多,已經50多歲,在燒傷科病人裡,年紀越大,傷情越危險,救治工作越危機重重。

  一個月過去了,餘朝恆負責的病人中,有一名已經出院,其他人的狀態也越來越好。

  可是連病人家屬都不知道,在這一個月時間裡,傷員們的救治過程並不一帆風順,而是跌宕起伏,期間出現兩次大險情,醫護人員與死神賽跑,驚心動魄。

  第一次是在事故發生後的48個小時裡。由於燒傷後身體有應激反應,傷員進入休克狀態,身體機能短期內急劇下降。

  怎麼讓傷員們度過休克關,這是醫護人員爭分奪秒要做的事情,“第一天大量補充血漿(包括白蛋白)和液體,確保電解質平穩。”餘朝恆說,除此之外,就是對病人每一個身體指標變化給出相應的措施。

  餘朝恆對一位92%燒傷的女士特別關注,她的燒傷面積大,程度深,情況反復,生命體征不穩定,如果處理不好,她的生命很可能就要停在某一天。

  血鉀低了,就要補充血鉀,液體不足,就要補液,另外,醫生們還要一滴一滴數著她的尿量,通過尿量的變化來調控補液速度,逐步恢復她的腎功能。

  在48小時裡,醫生們用最快的速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幫助這位女士以及其他大面積燒傷病人一一抗過了這一關。

  另一個生死關頭,是感染關。

  在燒傷科,家屬要想見一面自己的親人並不容易,首先他們要全副武裝起來,戴上口罩、帽子,穿上隔離服,套上鞋套,再用消毒水洗手,還要在每半小時換一次的沾灰墊上踩一踩,這些動作是為了讓外界的細菌對病人影響少一點再少一點。

  可是一些傷口感染中常見且耐藥性很強的細菌還是無孔不入,要抑制它們的生長,仍然需要一種特殊的抗生素。危重燒傷病人,這種藥物每天要注射三次,每次一支。“眼見200支藥慢慢見底了,我們向有關部門求助,有關部門的答復是,一周以後就能送到。”餘朝恆說。可是一周以後,由於藥物入境問題,耽擱了。藥物一斷,意味著致命的耐藥細菌隨時有可能死灰復燃,對於脆弱的燒傷病人來說,這也很致命。

  要怎麼挺到藥品送到?和往常一樣,燒傷科的醫護人員不但需要對每個病人每一分甚至每一秒的每一個狀態都一手掌握,第一時間發現異常,還要多科聯動,立刻采取相應措施。

  這時候的餘朝恆大腦就像是一只有7個頻道的電視機,每個頻道對應一個病人的情況,比如同樣是血壓降低的狀況,不同病人都有不同的原因。

  餘朝恆一直在不同病房裡巡視,可他的手機還是響個不停,打來電話的都是各個病床前專門負責的醫生,因為病人情況變化很快,需要餘朝恆用最快的速度做出判斷。

  5號床病人血壓降低了,餘朝恆馬上從大腦中調出5號床的狀況,判斷這是由於拉肚子引起的,趕緊對癥下藥。

  6號床的病人血壓降低了,餘朝恆根據6號床病人最近的身體狀況,判斷是由於輸液量不足造成的,吩咐醫生增加輸液量。

  那天晚上,藥品終於送到,在醫護人員悉心照料下,那些病人都度過了生死關頭,餘朝恆這纔松了口氣。

  換一次藥需1個小時

  醫務人員衣服濕透了

  在度過生命難關之後,每天給病人們換藥換紗布,成為醫生和護士頭等大事。

  浙醫二院燒傷科護士長華海平說,為病人的每一次精心換藥,都是愛心、耐心、細心的結合。有位重傷者有90公斤重,每次為他換藥需要十餘位醫護人員。

  整個換藥過程需要將患者左右側臥與平臥位交替,將床單、消毒棉墊等卷起後重新更換。這中間需要保證各高危管道的安全,尤其是呼吸機管道的專人管理,接著,呼吸師用振動儀為患者叩背,有利於患者細小氣道痰液的排出。

  接下來,醫生們依序體位的變化更換前胸、側胸、後背、雙上肢及下肢的敷料,首先將外層敷料依次打開,接著用生理鹽水浸濕內層紗布,小心地把紗布和創面依平行角度揭掉,“這樣能保證不影響植上去的皮。”護士姚燕奮說。

  再用生理鹽水紗布將創面清洗後,把膏狀的外用藥物與細紗布揉在一起,貼在傷口上,再蓋多層大紗布及棉墊,接著用繃帶及彈力綁帶包紮固定。“這樣換一次藥需要工作1個多小時,大家的衣服都濕透了。”護士姚燕奮說。

  在病房裡,記者見到了還沒有出院的傷員們,全身燒傷面積在90%以上的病人全身都被厚厚的紗布包裹,躺在病床上,只能看到兩只眼睛。

  情況稍好些患者已能自己坐在床上,通過作賀手臂上紗布的縫隙,可以看到裡面慢慢愈合生長的皮膚。

  一個月沒有休息

  從早上7點忙到晚上10點

  為了救人,一個月裡沒有一天休息是這幫醫生護士的的常態,最忙時到了什麼程度?比如小梁醫生,丈母娘要煲甲魚湯給他補補,等了一個星期。

  年近30歲的小梁是抽調到燒傷科為病人服務的骨科醫生,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不久前談了戀愛,見了女方家長後,未來丈母娘對他很滿意,特地為他准備了一只甲魚,為他煲湯喝。

  這是發生在燃燒事件前幾天的事情,事故發生後,小梁馬上被調到燒傷科進入繁忙的救治狀態。

  每天,未來丈母娘都要給他打一個電話噓寒問暖,讓他好好工作、注意身體,電話的最後總要問一句:“今天晚上能到我們家來喝湯嗎?”

  醫生護士配備不少,可是人人都有任務沒法脫身,“今天不行,明天再看看有沒有空。”每次小梁這樣回答。

  為了讓未來的女婿喝到新鮮的甲魚湯,未來丈母娘怕家裡伺候不了甲魚,就把它養在菜場,一養就是一個多星期。

  “最後覺得老這樣養著甲魚不好,就趁著稍微空閑點的一天,趕過去吃了晚飯,喝了湯又回來了。”小梁說。

  除了醫院的救治工作,燒傷救治團隊的另一位組長,燒傷科副主任醫師王帆這幾天也為父親的病情傷了腦筋。

  上周,王帆父親得了急性闌尾炎,住在浙醫二院濱江院區,“昨天晚上8點多下班,我還能趕到醫院看他,醫院裡燈都關了,我就悄悄和他說說話,怕吵到其他病人。”如果再遲一點下班,王帆就沒法去看望父親了,只有在白天時通過電腦看看父親的體溫信息來了解狀況。

  父親的身體在一點點變好,在浙醫二院,王帆的病人們也在恢復中,昨天下午查房的情況還算不錯,畢竟最累的那段日子已經過去,醫生們的心情都隨著病人的恢復逐漸好了起來。

  “一開始隔一天就要給病人做植皮手術。”王帆說,除了手術,要花大精力的就是給病人們換藥換紗布。

  這30多天時間裡,從上午7點工作到晚上10點以後,是燒傷科醫護人員的常態,王帆以及其他醫護人員每天都過著這樣全力以赴的日子,“還好醫院給我們送來的飯菜很好,兩葷兩素,還有水果、牛奶、咖啡。”

標簽:燒傷科醫生
版權聲明
① 安徽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中安在線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須注明來源,如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
24小時新聞排行
國內國際社會
熱點圖片
旅游
汽車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